中正何尝中正,及其他

      @师永刚 新出了书后,终于到了举国上下言必称蒋公的地步了。

 

      须知“蒋公”何尝“中正”,做事不太绝不过是因为是懦夫罢了。执政中国那许多年,无辜惨死的人民又不知几万万。

 

      又多有特特云国军抗战中如何英勇者,明明抗战中穿草鞋守孤城战大军的大多是所谓“杂牌军”,为何不分别光大他们各家的荣耀,而偏要“国军”“国军”地“共产”了他们的贡献呢?那时连共军都顶着“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的称号呢。蒋校长的嫡系一直在后方肥着,好不容易有次出来,居然南辕北辙“远征”去,把那好不容易得来的精良美械,和十数万精锐将士的性命,都丢到缅甸的沼泽中讨好欧美去了。

 

      抗战那么多年,勇敢处无不勇敢,自私时无不自私,从始至终,上下左右,举国皆然。光荣自然是大家的,偏耻辱还要分个你我他出来,我枉读了这么些年的书,竟不知这是什么道理。

 

      还有那些大讲万幸美国参战使我们免于亡国的痴货,当初若不是美国不甘于仅仅作壁上观,还要卖石油乃至军火与日本,大发了好些年我们的国难财——我们只消撑住三个月,日本的飞机打下了北京天津,打下了上海南京,哪里还有汽油炸弹打到武汉长沙去。终究不过区区一个岛国罢了。他们木柴虽多,但是不能拿来打仗。

 

      归根结底,总而言之,是要告诉那些近来出奇聒噪的人,历史不是中共家的小姑娘,但也不是你们家的,是公物而不是私产,岂容你们他们这样随意打扮!你们要反共,要变革这天下的主人,要夺了政权去施行你们的主义,便索性举了旗子发了个特艹了他*干了个脆就反了罢。你们到底是反了呀!

 

      我是听久了你们这样懦弱,而又不甘心地喧闹,实在是为你们着急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