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跟鞋、蕾丝、丝袜和王佳芝

高跟鞋是现代女性最常见的“装饰物”:高跟鞋不仅仅是鞋,装饰属性要远远大于作为“鞋”的实用性,但又比珠宝首饰之类大体要便宜些。即使是最朴素的女性,也会觉得连一双高跟鞋都没有实在是太不“女人”了。而且,女孩子拥有她的第一双高跟鞋的心情也是饶有趣味,当然早在这之前她很有可能已经“第一次”试穿妈妈或姐姐的高跟鞋了。P.S.女人的“第一次”是要比男人多很多的,或许是由于她们更细腻的情感,并且社会也给她们定义了更明确的成长路径?男性往往是马放南山任性养成,成年后回首根本不记得有多少关键节点——哪怕是初吻也不过就是那么回事嘛!

最早高跟鞋还只是男性穿的,为了骑马方便。当然,身高154的路易十四也为高跟鞋的流行做出了卓越贡献——据说他至死都穿着高跟鞋。法国宫廷的贵妇们很快发现穿高跟鞋除了可以弥补女性往往较矮小(生理上说,重心较低利于怀孕)的缺点外,还可以凸显女性的身体曲线,穿着高跟鞋走起路来会自然而然优雅、娇弱从而激发女性气质(就男性视角来说还满足了他们作为强有力的保护者的心理需求)。其实中国古代也有“高跟鞋”,如明代高底弓鞋(小脚女人穿)、清代花盆底鞋(没错就是清宫戏里满族天足妃子们穿的那个),走路时也会有弱柳扶风的效果。不过西方的高跟鞋有一个鞋跟(中国的仅仅是高底),塑造出优美弧线的同时,还创造出一个更有美感的三角形区域。鞋跟的设计还带来更多变化,从开始的粗跟、楔型跟,到后来的惊世骇俗视觉冲击力很强的金属细跟等。实际上高跟鞋给设计师带来极大的想象空间。

高跟鞋给女性身体带来的损害是众所周知的了,有一种普遍的看法,认为高跟鞋不啻为现代的缠足,是女性被塑造被观赏的受压迫地位的体现。但追求美是追求美,被观赏是被观赏,女人的天性和社会强加的第二性不因其同位而可以混淆。在女性觉醒的今天,高跟鞋反而普遍地流行开来,显然这样简单的类比是草率的。我个人虽不喜高跟,但有时候看到极漂亮的也会觉得妖娆夺目,心神为之一震。具体来说,如果看到极漂亮的女子穿着得体的高跟鞋,惊艳的同时会感到爱怜甚至心痛——但鞋跟越高,前者就减一分后者增一分,极端的情况下就豪无美感而只觉得恐怖——当然有些人是越高越感到诱惑,这些人恐怕都是看电影要暴力美学,做爱要玩窒息的。不过仔细想想,高跟鞋是有些SM的感觉,整个社会普遍而轻微的施虐和受虐。在非洲和大洋洲尚存的一些原始部落,常常见到往鼻子、嘴唇甚至性器官穿棍子之类的,倒是异曲同工。

另外,高跟鞋起源时是为法国宫廷男女所普遍穿着的,大革命后崇尚平等高跟鞋因阶级性太重就少见了。十九世纪晚期,也就是在西方整个资本主义世界雄起在东方古老中国被打得七荤八素的时候,高跟鞋又流行开来,这个时候却只是女人专属的了。

高跟鞋从上层时尚流向整个社会阶级也是个有趣的现象,以不算昂贵的价格普通女子也可以拥有同上流社会贵妇人一样的仪态(的可能性)。但我在北京坐公交时,看到工薪阶层的女性穿着高跟鞋努力在每隔几秒钟变一次加速度摇来晃去的公交车中努力保持平衡,作为一个穷学生难免物伤其类。

至于蕾丝和丝袜,也是专属女性(当然考据起来从前欧洲男人也流行的)的衣物,不过却没什么可指摘的。蕾丝的繁复几何图案当然富于美感,通透的视觉效果又带来性感;丝袜么,可以给腿部塑形和掩饰皮肤缺陷。有趣的是,让一个女人穿上男式西装或夹克大家会觉得别有一番姿色,而强迫一个男人穿上丝袜会是一种极端侮辱。不过这是因为女性自身的社会地位,跟丝袜本身没有关系——只不过丝袜被定义为女人的,仅仅是女人的。

电影《色·戒》中,汤唯演的王佳芝和(也可以说是“被”)梁朝伟演的易先生第一次发生关系时,很天真地打断了易先生的意乱情迷,走开来极优雅地站着,撩起旗袍将丝袜缓缓褪下。作为女人应当是很享受这时候的美和分寸的。可惜她不懂得,作为男人的易先生此刻阳具暴起一刻也忍耐不得,精虫入脑只知道“一根JB往里戳”了。当易先生粗暴地撕破王佳芝的旗袍以达到他的“插入”时,未经前戏的她必然是痛苦的吧?可正是在这被侵入被占有被凌虐的过程中,她完成了对易先生、对男人和对她自己的爱情(每个人的爱情都是极端私人的体验,同本体以外的任何人没有关系)的献祭。事毕之后她的泪水,不知竟有几分是悲哀几分是幸福。自那以后,王佳芝便真正是麦太太了,也就是说,成为“女人”了。我不记得那场戏里汤唯有没有穿着高跟鞋,即使是有,民国时候的高跟鞋也不会有多高。但现在好多男人(或者说是电影导演),很喜欢做爱(或者说做女人,此“做”非彼“做”也)时把女人脱光,但却剩下高跟鞋,有时候还要剩下丝袜,更进一步地内裤脱下而不彻底脱下,也是为了模拟这种暴力占有的感觉罢。而梦露睡觉时只穿香奈儿五号,似乎与此有些不同。

因我并不怎么喜欢高跟鞋,仅有的那一点喜欢恐怕也只是因为喜欢女人而爱屋及乌罢了,有时候难免会思量为何高跟鞋如此流行,难道真不能舍弃么?半个多世纪来,上流社会其实又兴起了新的“崇尚自然”的潮流,在美国是吸食大麻、天体乱交、到印度寻找灵魂导师,在中国这几年也不乏既富且贵的人到各大名山“辟谷”。性自由之类的且不去谈它,至少现在社会开始把赤足当作是随性自然,而不再是不体面的了。实际上,既然高跟鞋现在如此普及,普通人穿的便宜货也可以很漂亮,富人们就更有必要天体赤足了。因实际上赤足要求更高的生活水平,普通人在自己脏乱而逼仄的出租屋里赤足可没什么美感。也许将来富人们可以支撑起一个绝对环境,从住家、乘车、飞机、游艇、酒店及其他娱乐场所,总之一切他们出现的场合,都可以赤足行走而纤尘不染,那高跟鞋就一定会成为被新的贵妇人鄙夷的过气的时尚。

不过,静下心来想想,高跟鞋应该会流行极长的一段历史时期。毕竟它现在已经越过了维多利亚时代和两次世界大战,连苏联都已经轰然倒下而高跟鞋的魅力丝毫未减。同高跟鞋相比,政治啊战争啊共和国啊,算个毛线啊!高跟鞋也许会同裙子一起,成为几千年里人类文明不可抹去的物化象征。也罢也罢,正如人们常说的,女人喜欢高跟鞋(或者巧克力)需要理由么?我固然是男人,而且并没多喜欢高跟鞋,也犯不着这样没情趣啊!虽然如此,若由得我选择,我还是希望她可以免除一切框架、束缚、陈腐的审美观,任性自然,想笑便笑,想啸叫便啸叫——像孔子曾经曰过的那样,随心所欲而不逾矩——只是纯然的美的气度!哈,好像要求太高了些。即便“她”肯做了“我的她”,也不会是仅仅为我一个人活着,拥有了我的爱之外,对其他男人的诱惑也不能放松呵。

P.S.第一次发布时文章到了JB(毛几毛巴)处就断了,不知何故,可能是字库问题改成JB就好了。当时我是破口大骂啊,艹之不绝。拾自己牙慧也很让人反胃啊。

P.S.+1女人喜欢巧克力是可以有很多理由的,催情啊多巴胺啊这一类,详情参阅果壳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