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方韩之争:千万莫装逼,装逼遭雷劈

一 我认为事情的基本情况是怎样的

1 韩寒的语文水平绝对很烂

高中没毕业,从来不读书

2 为何早期能够掉书袋

早期的几篇“成名作”,其实也没怎么样,不过因为韩寒是高中生时人另眼相看罢了。中学生的“掉书袋”,其实不过是自己费尽心思查字典(当时网络还没现在这么方便),胡乱凑些东西贴上去,写文章也顾不上什么立意,全看找到的素材怎么样比较容易串起来。这伎俩我小学六年级起就会了,从抄古诗句子(一定不要是教材上有的),到抄字典解释,到随便哪个角落里捞出一个素材来抄,随心所欲信手拈来。

3 韩寒有没有请人代写

这要看情况。2008年间发在他博客上的那些关于赛车的垃圾文字应该都是他自己写的,另外一些比较成熟(其实只能说是通顺)的文章应该有请人修改过。但只是修改,不是完全代写署名,因为年轻人那种轻蔑狂傲,还是很不好模拟的。韩寒拿2000万赌咒发誓说没有一句是人家写的,这绝对是放屁。文坛大家尚且不乏一字一句之师呢。就韩寒写的那些狗屁不通的东西,别说其他人,他爸肯定会忍不住改几句。韩寒这样说,只不过是拿准了人家没办法拿出硬的证据(影子写手反水)。但是,韩寒没有代笔团队,给他修改文章的都是亲近他的、和他利益相关的人,最大可能就是他爸,他老爸绝对不会为了儿子的2000万把儿子给卖了。

4 韩寒没有代写团队,但是有宣传团队

出版商包装炒作作者,也不算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5 韩寒参加萌芽新概念作文大赛,有没有作弊?

废话当然有咯,否则要坐在那,从脑海里捞出一些能用的素材应付一个现场命题(还是一个很非主流的命题!)不是很容易糊弄的,如果韩寒有这点墨水,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就绝不至于唯唯诺诺说话都不利索。这件事上相关的当事人,包括萌芽编辑、评委、韩仁均、韩寒的论述互相矛盾,也是明证。韩寒说一个作家无法自证作品是自己写的,其实围观群众要求不高,只要他出来在摄影机前用三个小时就方舟子现场命题写一篇长度不低于当年新概念作文且文从字顺的东西(都不用说是作品),则一切怀疑都可以休矣——主要是韩寒的文章水平真的很烂,所以能力证明不必要求很高。

二 这件事情有什么看点

1 韩寒的火起来

当年一个狂妄的六门功课不及格(包括语文)的中学生,突然因为在萌芽新概念作文大赛上得奖,被舆论推举为应试教育失败的明证。此时他还只是一个全国知名的坏学生。

之后韩寒开始出书,还赚了不少钱,这事跟春哥凤姐没本质区别。

之后韩寒跑去赛车,很快崭露头角,让许多人刮目相看,此时韩寒开始有了神话色彩。作为一个又年轻又帅又有范儿的赛车手,还顶着一个少年作家的名号,一帮女文青开始把他当作性幻想对象。韩寒自己说从初二起就从没靠过手,但那时他搞的还不过是学生,从学生到有身份有地位的女文青,这是一个飞跃。

同时韩寒到处骂人,看谁不顺眼上去破口大骂完全不讲章法屌都不屌什么鸟毛文学批评骂完甩甩小鸟拉好拉链走人可怜的当事人还没反应过来呢。当时他骂白桦的一句话很有名,“文坛是个屁,谁也别装逼”。白桦堂堂文学批评家比韩寒多吃了几十年的盐,面对如此流氓打法毫无还手之力。此时韩寒基本上是个著名文痞,混吃混喝混女人,快活似神仙。

历史性的转折点!2009年,韩寒开始步入时评界,抢公知的饭碗,表现出极强的战斗力。这时候韩寒的文风,额,尼玛完全换了一个人啊!不过,我仍然认为韩寒这些年来写的东西,只是给人修改过,但没有完全使用代笔——还是那句话,水平太烂,直到最近的韩三篇,也都太烂。步入时评界的后果就是,媒体们纷纷跟在韩寒屁股后面站队,韩寒成为门户网站和市场化媒体的一面红旗。成为旗帜之后的韩寒就像雷锋一样,他的倒掉不是他的失败而是整个阵营的失败。问题从此复杂化了。

2 韩寒的不可思议的火

公民韩寒啦,时代周刊啦。中国的知识界舆论界为了他分裂成两派彼此文攻武斗,以至于朋友聚会不能谈起他否则场面就要砸。一个小屁孩混来混去混出这样的社会地位,真是让人叹为观止。此前有个文怀沙,那时候网络还没这么发达,老爷子白活了一把年纪须发皆白仙风道骨纵横文坛几十年不如韩寒这么蹦跶一下。只有对岸的南怀瑾,稍稍可以比拟之。

3 良心是个屁,谁也别装逼

中国的知识分子,包括古代的士大夫,总是喜欢讲良心讲道德。王安石变法,满朝毁谤,谁跟王安石干谁就道德败坏,以至于王安石只有任用反复无常的投机分子、起于寒素的低级官僚,连累了自己的声名。万历年间,全国上下都一根筋要拥戴长子为皇储,就是不肯让皇帝立自己心爱的女人为后,为此跟皇帝干了三十年,皇帝杖啊流啊杀啊,群臣以此为荣前仆后继,后世云明之亡,实亡于万历,其实再仔细一点,是亡于万历朝臣。今天的中国知识分子,也还是改不掉这种清流的劣根性。刘某波先生,铁骨铮铮昂然不屈求恳西方再来中国殖民二百年;刘瑜女士,与其说是一个政治学家,不如说是一个散文家。

大家都摸着良心,凭良心说话,会有什么后果呢?这次方韩之争,旷日持久,而全社会还没有办法形成一个统一的立场,就是明证。须知这样的立场,不需要韩寒自证,不需要方舟子道歉,社会凭借事实判断,可以给出基本的态度,如怀疑是合理的,怀疑和攻击、谩骂、捕风捉影的界限在哪里,韩寒的水平远远配不上他的影响力。但这样要求的是理性,中国人,哪怕是受过教育的所谓上等人,也仍然抵死要占据道德的制高点,一件事情非黑即白,双方都在拿良心赌咒发誓。这场纷争若真的有水落石出的一天(韩寒随时可以做到这一点,只要他愿意出来对质),那必有一方会成为傻逼——更重要的是,从此道德上就有了污点,以后动不动被别人翻旧账。

4 方舟子的死缠烂打

报应啊报应

三 花絮

1 韩寒看没看过《管锥编》

韩寒真是脸皮厚,敢抱钱锺书先生大腿,就是欺负老先生已经长眠于地下不能亲自来教训汝等鼠辈。我从中学开始,陆续买了三联出的《钱锺书集》,只缺两种,《谈艺录》和《管锥编》不买,因为知道这几十年是没希望领悟了(且不说读懂)。韩寒么,我相信他大概是看过《管锥编》的,翻一页是看,翻两页也是看啊!其实我觉得《围城》这本钱先生后来当作少时戏作不大好意思拿出去见人的东西,韩寒又能看懂多少?还《管锥编》!亲你高中没毕业,语文不及格,简单的文言文尚且不会断句,不装逼会死么~~

2 彭晓芸

本次混战中一大亮点,作为著名媒体人,从一开始就旗帜鲜明地站在方舟子一边。她就是我说的按良心(而非理性)说话的典型。其实彭女士一开始是想努力做到理性的,但后来论战越来越混乱,迫使她终于要拿良心做赌注站队。公知们在此次混战中的撕裂,让我等围观群众大呼过瘾。

3 韩寒的身高

这根本不是个事儿。不过想到当初韩寒也常常拿身高欺负郭敬明,如今报应不爽,也是好笑。

4 郭敬明

郭敬明作为这次事件的第三人,令我刮目相看。不得不说,自《梦里花落知多少》后,他成熟了很多。从前我也喜欢嘲笑他的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悲伤逆流成河,谓之装逼。现在看来,郭敬明又何辜呢?他老老实实写自己的鸳鸯蝴蝶派,老老实实码字靠版权卖点小钱过生活,有什么可指摘呢?不知道什么时候看过他坦承自己就是一个城镇青年(似乎老家在云南省?),如今让自己和爸爸妈妈都过上了舒适的生活,觉得很满足,也无愧于心,我当时非常感动,这是一个如你我一般的普通人。与他相比,韩寒才是真正的装逼。窃钩者诛窃国者侯,一叹。此外,中学时候看不起喜欢郭敬明的人,虽然自己从来不是韩粉,但也觉得喜欢韩寒的人层次要高一些,如今想来,惭愧惭愧,少年时候不自觉地装逼,没有企图心,没有主观故意,没有社会危害,请大家原谅。

5 韩三篇

以前韩寒写东西,大多就当前的热点吐一些高明或者不十分高明的牢骚,我也喜欢看,觉得看了之后满开心的,有时候还蛮过瘾,想我自己亲自去吐槽,大概也就如此罢了。大家在韩寒博客里抢沙发,一抢就抢上几十层,我看了也觉得有趣,有一两次也凑热闹顺手留名。可是今年突然看到韩三篇横空出世,一开始我是无语因层次太低而敢于谈民主谈革命,后来就这三篇狗屎居然也引得南北报系轰轰烈烈的论战,突然为我、为我的老师们、为许许多多研究政治学乃至其他社会科学的学者们感到耻辱。记者们编辑们这么些年来写些破烂时评也就算了,要考虑到受众的水平嘛!可是这种狗屎一样的,大家还如获至宝,请问衮衮诸公,节操何在?

四 致韩寒同学

韩寒同学你三十而立了我还是称你同学而不是先生,那是我欺负你高中没毕业,就这水平还敢不读书!哈哈,怨不得我欺负你了。

你混吃混喝混女人,是你小子命好,命比你好的还有的是,但无论怎样混请不要糟践民主、信仰这些偶们政治学人兴趣、职业及理想寄托于是的范畴,如果你一定要谈,请找平易近人的刘瑜女士给你开一个入门的书单,看过以后再来谈,不带用百度百科凑数的!当然,如果是普通人,要求他在茶馆在公车上谈论国是之前读那么些书实在是苛求,但是既然韩寒同学你暴得大名,拥有如此客观的影响力,请你作为一个成年人,一个已经做了父亲的人,为自己的行为负起码的责任。

至于你的书有几分是自己写的,有几分是抄字典凑的,有几分是人家改的,这些七七八八的事情我懒得去追究。只赠你标题这句话:

千万莫装逼,装逼遭雷劈!

神马?!你现在混得很好?!

不要着急,再补上一句

是你的终究是你的~

 

额外:

请路过诸君看看,我这水平,够给韩寒代笔不?够资格给修改错别字、病句,加上标点符号不?

求引荐啊诸位!千字百元,要求不高。对天发誓,绝不反水。

4 comments

  1. 水怪院长说道:

    基本上lz也是倒寒倒的很决绝的了

    1. 夕月木说道:

      不能算倒韩,因他的代笔事确否是说不清楚的,无法自证,他人也无法确证.我是看不起他的装逼.未成年即成名,十几年来无长进,就学会一身墙头草的轻功,一个蠢物,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个写东西的.

  2. mermaid说道:

    写得痛快!

    1. 夕月木说道:

      哎哟,老师夸我呢,立刻觉得自己的骨头又轻了几两。我这东西乱七八糟的,不成章法啦。然而自以为比韩寒要好一些,哈哈!他最近又写了一篇《太平洋的风》,一样很糟糕也一样引发热议,真叫人好笑。老师还记得前几年的文怀沙不?老先生若赶时髦上网,到新浪上加个V,显摆一下自己民国范儿的仙风道骨,感慨一下世风日下,再沉痛地哀悼文脉中断神州陆沉,发的微博都要半文半白的,还一定要用正体中文,那粉丝数必定刷刷地上涨,然后可以跟韩寒互相唱和,而成忘年交了。
      其实大家吵吵嚷嚷半年多了,我一直没说什么,终于是憋得不行了才写的。
      不过写完还是觉得惭愧,固然年轻人愤激很正常,但若能冲淡平和却更好呢——不过据说那是长者之风,无怪乎我辈高山仰止了。
      那么就随便了呗,只当是调节内分泌,骂骂更健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