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3日与周枫老师邮件

尊敬的老师:

您好!

很抱歉这么晚才把学年论文交上来。

写得不是很充实,只是按照我大致的认识组织了一下材料。如果仔细看,论文的逻辑结构有好几处跳跃,不仅是论述不充分而根本是缺失了。这是由于我对政治学的理解还粗浅,根基不好,故而言之无物我觉得现在不如不说。此外,由于时间和能力有限,有部分来自其他文献的语句我并没有很好地用自己的语言转述,有抄袭之嫌。还有几处引用,我在注释中注明了来源,但其实我并没有读过此书,而只是在查阅资料时碰巧发现一些文献中引用此书的内容很有用,因此把这些引用及注释转移过来,甚至都没有去核对原始文献以确定引用内容是否准确,这当然是投机取巧了。此外不规范的地方还有很多,我感到很抱歉。如果是在国外大学,即使是课堂作业,也会严格要求,何况学年论文乎。然而我的确是在国内过于宽松的环境里放松了自己的要求,甚至连论文的格式要求也都弄不清楚,只能按照期刊论文的样子模仿。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我是想请老师暂时原谅此次论文的不足之处。因我已确定以此作为我本科毕业论文的选题,所以这一年里想来有多次机会可以修改、充实、完善,到最后毕业时,我相信自己的论文一定会是规范的了。

很惭愧,我得坦白自己在中青院这三年的确没有好好学习,很多基本的概念和理论都没有搞明白,如果不是选修了柴老师的《政治学著作导读》我恐怕至今不会尝试读原著。一直以来我对政治学都有浓厚的兴趣,然而因为很多原因,我的本科阶段可以说是失败的,令我自己和师长失望。我入学时曾经憧憬能够在政治学领域深入学习,但最终却荒废了我的大学时光,而且现在我已经放弃考研。幸好人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即便现在我即将要为毕业以后的工作和生活奔波,蝇营狗苟,我仍然相信会在三十岁的时候重回学术的道路,我对此有信心是因为我从来鄙夷世俗事务,从那些事情上我得不到我所需要的精神寄托、慰藉和存在感,我认为人一生所能思考和探索的虽然有限,但亦足够弄明白一两个重要的问题——而这不仅是可能的,也是应当的。我听说老师年轻时也曾经去南方闯荡,经历丰富,后来才进入学界。这正是我所期望的道路,因我最近这十年将不得不到社会上去闯荡。

同学中有陈光辉、方大洪等人,为老师所看重。他们得到老师的关心和悉心指导,我是十分羡慕的。入学的时候,我曾很不以我这帮同学为然,因我觉得他们兴趣狭隘,而且都有些“木”。哈,请老师不必取笑我轻浮的自负。我没想到的是三年以后,最终是他们这几个走上了学术的道路。凡事都得努力才行呀。我现在不学无术,不敢忝列于老师门墙之内,门外走狗就差不多啦。

我论文的选题,是互联网方面的。老师曾说自己对这方面不熟悉,不能够很好地指导我。其实公管系诸师,又有哪位老师熟悉互联网呢?况且,尽管我研究的对象是互联网这种新生事物,但我所要使用的分析概念、研究方法,以及最后升华、抽象的方向都必然是政治学的。无非是要让老师以屠龙术打杀一只野兔子罢了。由于我自身能力有限,在这篇学年论文里,我实际上仅仅用上了精英民主论——而且还是反着用的。我在CNKI上用各种关键词搜索了一整天,都没有发现在这个选题上有政治学的学术论文,我所查阅到文献大多来自社会学、图书情报学和传播学。但我之所以选取这个题目,是因为我认为互联网不仅仅是一个技术发明,它现在已经是人类社会未来的发展方向,未来的人类社会必然是基于互联网的,国家、政党将会继城邦、神权一样成为陈旧的、为人所遗忘的概念。新的趋势已经如火如荼,政治学自诩关怀人类社会的本质,怎能视而不见?再说,传统的研究领域早就被不知道多少代学者耕耘了不知道多少遍,就没给后人剩下几根碎骨头,后来者要想有所成就,必须得拓展学科的研究范围才行。不怕老师笑话,我曾经考虑过考图书馆学的研究生,然后再考取政治学或政治哲学或干脆就是哲学的博士,以这样的方式从这个方向切入新的研究领域,同时也借此规避主流学术道路上的诸多障碍和竞争。

不知不觉已说了这么多,思想既不成熟,再多说也无用。请老师审校我的论文,指出我的不足吧!我更希望老师能以自己的视角提醒我遗漏哪些方面的分析,因为如果有一个方向一个判断那资料上的不足我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完善,而因为思维层次的原因我所缺失的视野是我自身万万无法弥补的了。如果能指引我阅读一些有关的著作那再好不过,我现在正囿于自身的狭隘之中。

我的大学算是完了。但我希望我的毕业论文可以写好。我会围绕着写作这篇论文的需要去阅读去学习,虽然这不是正确的学习方式(功利、短视且不扎实),若能写出满意的论文也好作为对自己的安慰。天下熙熙,少年轻狂者岂唯我一人而已。

耽误您宝贵的时间了。感谢老师的帮助!

敬颂讲安

XXX

2012年9月13日

 

XXX:

     你好!可以看得出你做事认真,对己要求严。掠览了你的论文,已经相当规范了,再看看其他同学们不大像样的的论文,你真是有点洁身自好了。如今像样的论文真不多,我相信你这一篇一定是一个好论文。

     这学期我的课特别多,一共4门,还有一门新课,实在忙。待我有空再来读你的论文,不着急。大三论文是无所谓的,正如你说的,毕业论文做好即可。

我通过你网上的文字很是欣赏你,不直接进入学途很可惜,不过看到你对三十岁的许愿也就宽慰不少。但是,说实话,我有点怀疑。这年代不同于我年轻时的那个时代,诱惑太多,机会太多,一个人的许愿很难坚持下来。但愿吧,我相信你,但也不必勉强。

我从中青院带出来的已经走出去的学生不少,每一个我都要求他们:1、要有精神上的冲动;2、要有学术上的关怀;3、要有知识上的较深厚积累。你是一个智性很高的人,但我也以此三条勉励你,愿你努力!

祝一切顺利!

周枫

2012-09-13

1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