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反对中医但也只是说说而已

废止中医之艰难,其原因中利益集团和民众科学素养方面,已经被百年来无数人说烂了。

近些年有些科普人士,很不理解为什么政府不出面废止中医,中国政府非但不禁止,反而大言惭惭要发展“民族医学”;外国的民主政府也常常挖反中医人士的墙角,出现一些对中医管制的政策松动。其实这个跟政府的性质(排除意识形态之区别)和政府发挥其作用的原理有关。在任何国家中,政府虽然是由少数人组成,但也常常不算所谓“精英”——因为精英是极少数的,并且忙于做更有意义的工作,无暇也不愿处理世俗琐事。政府决策永远不可能真正理性、科学。政府在人类社会中的作用,是通过其官僚化的组织、低效率的层级结构和决策机制,对种种变化做出反应。对于政府来说,最重要的是稳定,然后才是其他。类似的逻辑其实早就被论证过了,理同“民主虽然不是最好的,却是到目前为之最不坏的”。因此,我们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在投入大笔资金推进医疗、生物研究的同时,当局也会推动中医的“发展”——虽然这两个方向从根本上是互相否定的,有足够判断能力的人都能认知到中医将来必然将被抛弃,可是对于负责决策的官僚来说,做出这样的判断仍然是对他们认知能力的挑战,按照他们一贯的思维方式,“两手抓”会是不错的解决方式,最多浪费一点资源,不会出什么大错。

然而,以上的分析真没意思。我想写的是为什么我反对中医但也只是说说而已——几个有意思的理由:

人类的文化传承很多都是非理性的。我们珍视自己的许多非理性的传统,比如饮食、葡萄酒。太理性的方式我们往往认为不人性。这里还有一个有趣的地方,中国的饮食和中医的联系是非常密切的。

其实不只是中国的饮食文化,整个中国的古代文化都几乎是一体的。中医的影响因此深深契合在语言和审美(如红楼梦中的药方,居然也有故事性)中。近代以来,中国文化被欧风墨雨横扫,一切传统无不被以“挽救民族”的名义破坏,这就导致传统没有机会改良自身。中医,因为毕竟(被认为)是医学,反而在这样的冲击中得以幸存,成为真正的“封建余孽”。改革开放后,大家说要复兴民族文化和精神,中医又趁此更加“沉渣泛起”。这样的情形,就导致反对中医往往被扩大化,反对中医,那反不反风水,反对风水,那反不反《易经》,反对《易经》,那直接就把范围扩大到整个传统文化——说什么“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哪有那么容易。起码我觉得,阴阳五行周易八卦,是有其美学价值的,比如

乾;天行键,君子以自强不息。

坤;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更不要说金庸老爷子的“亢龙有悔”、“飞龙在天”,降龙十八掌了。。

此外,还有一个原因,我们的父母亲朋,真是浸淫在中医、五行的观念中长大的,这种影响对他们根深蒂固。比如我妈妈带我去买参看望外公外婆,我明知道那不过是氨基酸跟蘑菇差不多但我能这样说吗?妈妈长期失眠,西医只能给她开安眠药,毕竟心理医生我妈妈一定接受不了,但我每次回家,妈妈总会告诉我说发现煲什么汤喝,或者吃红枣之类就能睡了,只是一段时间有效过后又没用了,我能告诉妈妈那是“安慰剂效应”么?

以上其实还好。妈妈从小就叮嘱我,不能吃“热气”的东西,这是母爱,是关心,我怎么能够说妈妈不要紧,那些无法脂肪蛋白质碳水化合物吃了没事的不信我吃给你看?

又比如,我去饭局,人家问要什么饮料,我常常会点王老吉。其实我知道所谓凉茶不过是甜品而已,但我还是要点这个,还坚持易拉罐装的要比瓶装的正宗。我有时候也会叮嘱别人,不要吃热气的,就好像是跟人家说今天天气怎样降温了要多穿点一样自然。

又比如,这几天我喉咙发炎,声音都变了。中午去吃素炒河粉,因为(好像)是第一次吃,很开心地去告诉她说觉得味道不错——她却很严肃地跟我讲,喉咙不舒服不能够吃爆炒的东西。有佳人如此温柔待我,真理于我,其浮云也。

 

P.S.

中医固然有几个先进的概念,如通过调养达成身体内部的和谐,提高身体的免疫力和自愈力,而不是简单地以抗生素、特效药暴力根除病源。但这种概念只不过是空想罢了,在目前技术条件下根本没有实现的可能。中医动不动说“几千年”,实际上几千年来也从来没有实现过。有些时候中医、草药可以治病,其原理都是我们用现代科学可以解释的。假使数百年之后,真能依据这个理论真正养生祛病,那也跟传承至今的中医没有直接关系,中医不能僭称是自己的功劳思密达。

P.S.+1

上面一段又正经无聊了,大家忽略我吧。

1 comment

  1. chojemmy说道:

    “有佳人如此温柔待我,真理于我,其浮云也。”有这一句话,够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