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与薛定谔的猫

爱情就像那个被我们这些不懂理论物理的家伙糟践到俗烂的思想实验——薛定谔的猫。在最开始的时候,一切都还是叠加态。拒绝里也似乎还有喜欢。可事实到底怎样,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只有到打开盒子的时候,真相才会坍塌下来。这个中间状态,真是奇妙,你可以同时被一个人喜欢并且不喜欢。

因为这不确定性,人们都会喜欢“暗恋”这个阶段,因为此时既可以在想象中一亲芳泽,又不必去冒确实的风险。然而,不采取任何行动也是一种行动,一切总是在变化着。所以会有打开盖子的时候——往往是通过表白或者干脆就是求爱,逼迫着对方一定给一个回答,沉默和犹豫也是回答,因为除了回答“我愿意”,都意味着拒绝。这里,轻轻的一句“我愿意”,其实和哲学上的概念一样绝对,女孩子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应当是微微颤着的?可是你简直能听到这句话背后有雷鸣般的誓言——比如说,“苍天在上”。

所以,爱情又可用古老的“潘多拉的盒子”来譬喻,因为美好的诱惑和暗藏的危险,也因为“盒子”意味着的神秘。这里面最危险的,又莫过于打开盖子以后,没有看到想要的奇迹,却发现自己爱着的是见光死的、另一只猫。

今年暑假,本来说好和初恋见一面,可是最后她说,“相见不如怀念”。你谈到他时,不许我们说太多他的坏话,理由也类似——你想要的不过是一个不悔当初。如果故事结束得太早,还剩下一些美好,这一点点的“叠加态”,我们会如此珍惜。

另外,你觉不觉得,将爱情交给不可知论,是悲哀的?

所有的爱情都是悲哀的,可尽管悲哀,依然是我们知道的最美好的事物。
——话剧《琥珀》台词。孟京辉导演,廖一梅编剧。

2 comments

  1. chojemmy说道:

    相见不如怀恋,我又学到了一句拒绝人的委婉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