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鹤《两次全球大危机的比较》总报告读后

这是我读完2012年时刘鹤在出版《两次全球大危机的比较研究》前撰写的总报告(下载链接:liuhe2012)后自己的感想。刘鹤报告全文采宏观视角,比较的是大历史,出来的也是大前提。有趣的几点:
1、预见到危机后会有投机泡沫,对应前几年股市和楼市几乎崩盘的险境;克强能力确实不行,火上浇油,还是靠边站去处理民生问题吧。
2、文章认为危机的原因是长期的技术革命积累后,产业结构面临剧烈调整,自由放任的政策也导致贫富悬殊。这里是马克思主义的视角。
3、两次危机之后走向的不同,原因主要在于核威慑恐怖平衡、凯恩斯遗产、全球贸易依存、信息化带来的世界文化。这使得金融危机后不至于滑向战争,但也导致危机的全过程格外长。文章实际就是为了回答危机处理的下半场。
4、尽管战争或变相战争的可能性不大,但仍然不得不防范民粹政府的军事冒险。这可以回答近几年国防装备快速现代化和军队改革,从本土纵深防御改为快速反应、适当前出。文章发表时还没人能预见到川普大统领登基,但国防的准备确实能遏制他发疯。
5、中国在本次危机中可以发挥稳定器的作用。首先是可以提供巨大的国内市场,其次是可以去海外投资先进科技和基础设施。目前来看,安邦、万达就是因为打着资本家的小算盘,想要狡兔三窟,把利用国内制度套利得来的巨大账面财富转移到国外以备将来“有变”,鼠目寸光专门买些阻力最小的泡沫资产。看看人家紫光!
6、文章提到的集中力量做好自己的事情,其实当时看得还不是很清楚。现在已经清楚了,国内就是防范系统性风险(反腐和金融监管)、治理污染、精准扶贫三大攻坚;国外是一带一路。国内是为了在去杠杆的同时调结构,而且与其危机硬着陆不如自己动手,这便是供给侧改革。国外的话,是为了避免与既得利益集团也就是列强火星撞地球,去找亚非拉穷兄弟开发增量。
7、我前几天考虑得还是太浅,只看到反腐后队伍稳定、接班人问题。如果再看大一点的话,尽管环保和扶贫的收尾工作二十大后不是一定要强势人物继续抓,但是需要遏制小概率的军事冒险(台湾或朝鲜),以及对外(一带一路小兄弟)给出可信赖的强烈信号。斯里兰卡、巴基斯坦、马尔代夫、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全都已经当了裤子跟着我国,照西媒说法是已经进了debt trap,按我们的话讲是交了投名状。如果只是我国自己,摔跟头大不了耽误点时间重来。但现在情况,我们坐庄,如果倒下了,这些一起出来玩的托儿也得完蛋,到时候反目成仇。 如果进展顺利,十年内东非和巴基斯坦就算再不成材也应该能够开启工业化了。虽然重要性比马歇尔计划小(美苏争霸),但难度却更大。因为欧洲本来就是先进文明,只是重建。要比较的话,大概是市场化版本的苏联援华156工程。
8、对农村问题和贫富差距的视角是马克思主义的,从而带来的行动也是社会主义的。本朝直接甩掉“涓滴效应”“基于工作的福利体系”,开动已经生锈的基层政权上山下乡。上一次这么扶贫的时候,估计得是民族识别时期派工作队进山,劝那些世代与汉族敌对的民族放弃刀耕火种。当然毛时代在农村几乎所有工作都是这样进行的,这是中共独有的,斯大林模式只在城市。
9、提出和平发展治理三大赤字,是为了解决大国之间利益冲突。这实际上是针对全球问题的方案,而不是只对穷兄弟们喊话。但是列强买不买帐就是另一回事了。现在他们基本上判断为社会主义大毒草。

【题外话】
1、我不相信可以掌握“宇宙真理”来处理现实问题。现实不是数学考试,偶然性太多,没有什么“解题套路”。
2、然而现实世界也并没有那么复杂,不是只有全能上帝或者天降伟人才能看透。中共也并不是那么聪明的,不是特殊材料做成的。不过总的来讲,站在人民利益的立场,就可以得到正确的回答。否则只看特定人群或者短期利益,长远来看是大家都捞不着好。中共没有背弃它到处写的“人民”二字。
3、世界上不可能有永远正确的党。中共当然也不是永远正确,历史上也犯过错。神奇的事情在于,它正确的时间太长了,而且在可预见的一二十年里还将继续正确。
4、反过来讲,政党轮替只是理论上提供了一种可以纠错的机制。就像美国有人评价川普,at least we can vote him out。但当社会陷入三种谜团:主张历史终结的普遍自大、民粹分肥、黑金操纵,则政党轮替就变成寻求心理安慰、释放不满、重新充值希望的嘉年华表演,跟牧师布道God works in a mysterious way号召信众耐心等待是一个逻辑。
5、政治的理论和政治的现实是两回事,理论只有在抽象掉现实的复杂性之后才能建立。
6、当讨论政治的时候,如果抽掉价值观和理论词汇后就空洞无物,这种言论不听也罢。阶级分析法和universalism都是同样的错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