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半导体产业的转折点将现,兼论中兴、龙芯、兆芯

中兴似乎在劫难逃。但中国半导体产业的Tipping Point已经不远了。

1、违约、犯傻是一回事,生死操之在彼又是另一回事

这里有许多人,用嘲讽的语气、排比的修辞,重复美方发布的中兴犯傻5步骤。显得自己能看得懂英文的政府文件,特别了不起。

中兴为了蝇头小利,去踩美国人划的红线,以致如斯境地,这当然是蠢。但是,蠢货再怎么蠢,也是我们的蠢货。世界排名前五的通信设备商,其生死操控在美国的一个委员会手里,这是另一回事。

这回抓住了中兴,枭首示众,给我国包括全世界发出的是什么信号呢?如此强势,业界与美国的“合作”条件会是平等吗?

中兴有高管如此,还能说是授人以柄;那么华为做了什么呢?仅仅因为任正非当过兵,就算“有军方背景”。其他还没出头的企业也别得意,个个都接受过政府的“不公平扶持”,全都是“受CCP影响”,指不定利用了“政府支持的商业间谍”。

 

2、房产兴邦是金融上大智慧,为国养猪而已

本来这是一件无关的事。但是酸民“赋比兴”,总是要转进到这一层。

现在所有人都对新富阶层不服气,觉得他们又笨、又无耻,凭什么这么有钱?可实际上,从零起步要搞市场经济,总有一个积累过程。你看见有人吃香喝辣,可不就深受刺激努力搬砖了吗。

房地产,本质上就是特别设计的货币池。

我国之前的模式其实是这样的:廉价劳力+污染→出口→外汇→国内相应发行人民币→刺激大家搬砖→创造更多财富。

那么问题来了,这么多人民币,去哪里呢?要知道我国有外汇管制,新富阶层不能自由换汇转移财富(地下钱庄终究只能走小比例),全国赚的外汇都由央行逐层授信给到国企,一半进口各种消耗品,一半用来全世界收购资源和高技术。

而房地产,一方面是用来住的、改善生活的刚需;一方面又是金融工具,长期单向上涨的预期使得它吸纳了海量的货币。众所周知,房地产业吸纳的货币大部分都被政府回笼了(地产公司虽然赚钱,相比国家也是小钱),那这样左手回笼人民币,右手拿住外汇,才能维持人民币的汇率。可笑的是,这个金融工具非但不能换汇,交易规则还是政府随便定的。

更妙的是,大家都知道最终这是泡沫,建安成本一平米多少钱大家都会算,可是架不住这是二三十年的泡沫,什么金融工具、什么美元硬通货,都不如房子。CCP搞的这叫阳谋,看穿看不穿,都得买房;早买还能有安全垫,晚了就是人家的劣后层。至于移民,首先没几个人有本事跑;其次跑出去也有成本,轻轻松松损耗一半账面财富;再次外面生活也不容易。

好多人喊什么“阶层固化”,傻!阶层怎么固化?外国有明确的模式,首先是教育资源(学区+私立小学+常春藤),其次是政治权力(掌握媒体,政治捐款和游说),最终是经济权力(占领可以躺着收钱的行业,特别是金融业)。

那么在国内是什么情况呢?北京那些学区房,全都是公立小学,什么学区、优质师资,都是一纸红头文件的事,说去雄安就去雄安了,说轮换就轮换了,哭死你。Top2、C9、985、211,全都不吃推荐信这套。政治权力就别想了,参见肖建华、吴小晖;两会的时候,外媒报道一百多富豪代表合计多少财产云云,外媒傻,不知道这里面大多是政协代表,少部分进全国人大,可全国人大三分之二是党员(其中1000人是基层代表,另外1000党员才是真正掌握权力的三公九卿)。至于躺着挣钱的行业在谁手里?都在国家手里。

所以,房地产业就是跨度几十年的养猪计划。大肥猪们还以为自己的脂肪够几代人荣华富贵,殊不知跟A股一样,都是账面浮盈。顺利的话,像现在这样按住,产业结构调整(新富阶层中很多就跟不上新经济的趟了),通胀慢慢放血(每年5%滚起来,按住你五年八年的,到头来梦一场)。CCP这是钝刀子割肉,不想让猪太难受。可真要有危机了,宰了也就宰了,还能翻得了天不成?

其实我自己也早已是圈里一头荷兰猪。神仙打架,不要太瞧得起自己。平时大家为国搬砖,有聪明人取巧肥己;战时大家为国放血,越肥就放得越多。四大皆空,轮回不爽,要有觉悟。

什么叫社会主义?这就叫社会主义。毛主席那种斗私批修,太原始啦。

 

3、左口袋和右口袋,一点经济学常识

说回中兴。中兴这回不死也掉半条命。但我要讲,没啥好怕的!

中兴是华为竞争对手,少了它,华为议价能力更强了;哪怕是美国的上游厂商,也希望下游竞争,不然高通当年为何扶持小米?

Ban了中兴,减少了全世界的消费者剩余,推高了他们的生活成本。对于我国,没啥影响。无非是原来中兴华为一起挣的钱,现在华为独享了。

对于中兴自己,和它的员工,短期是个槛。但也能活过去,换马甲之类低级办法我就不讲了。就算穿透审查,中兴大不了卖了专利,转型做本土替代的技术研发。美国禁运什么,中兴就研发什么。就算中兴散伙了,它的工程师不用跟在华为后面重新发明轮子、互相倾轧,流向行业上下游的其他企业,未必不是好事。

 

4、大象是装不成小白兔的,喷“小粉红”是心理脆弱,甚至是心理变态

现在有一种时髦,喷《大国重器》和“小粉红”,说是引发了贸易战。【我很厌恶用这种词汇,但这里为了清楚指代污蔑这个群体的那个群体,不得不用。这些人大多数是反对派的,但反对派里面虽然95%都是蠢人,却也有秦晖这样的人物,不能一概而论。】

这是一种路径依赖带来的幻想。以为以前韬光养晦,现在也可以。傻的!以前那是真弱,00年代稍微引起了美国注意,突然冒出本拉登,那是运气,不然当时就要被干一波,难道那时候还不够韬光养晦?

实际上这就是心理脆弱,不敢面对现实。我国发展到了现在这个阶段,必然会跟原先的发达国家有深重的冲突。去Quora、Reddit上看看,世界各国网民(除了印度、台湾地区和香港地区)早就认定中国会挑战美国,他们并不是被什么央视纪录片吓到了,只是因为事实如此。你当谁是傻瓜呢?一只大象,还想装成小白兔?美国的“有识之士”,早十年就在Foreign Affairs、National Interest之类地方奔走呼号了。政治局委员刘鹤,早在2012年组织编写的《两次全球大危机的比较研究》,就已经完美预见后面几年的大事件,还得了中国经济学界最高的孙冶方奖。

再者了,喷“小粉红”的逻辑也非常怪异。“小粉红”这个群体,不管怎么说,自始至终,都是坚持自立更生和国产替代,高呼口号反对“买办”;一直在喊警惕外国封锁、美帝忘我之心。倒是喷“小粉红”的这个群体,前些年一直喊着美帝天顶星科技高不可攀,不要不自量力闭关锁国,反对Jingoism、要融入开放世界自由贸易。我记得每每国产有什么进步、缩小了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这群人就要喷“不符合市场经济规律”、“汉芯打磨”云云。现在嘲讽“贵支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也敢跟美国爸爸比划”的,也是这群人,真是奇怪!

我个人一直以来,对“这个群体”,以及明代士绅、KMT党人,都概括为3大特征:冒功、诿过、水太凉。大家参考。

 

5、假设极端情况,彻底封锁会怎样?

“这个群体”现在吓唬人,总要假设美国对我们彻底封锁,要看“大国”的笑话。

我个人认为,彻底封锁也不可怕。甚至更好。“封锁吧!封锁个十年八年,中国的问题就解决了”。

其实我们不要妄自菲薄。我们毕竟是全球最大的市场和工厂。就算假设一个封锁5年的极端情况:

先从工厂来看,半导体行业非常复杂,我国虽然不如美日韩,但已经在价值链上爬很久了,现在快要追上台湾地区了。在我们身后有谁可以替补呢?还真没有。印度不成器的,电力、硬件工程师、技术工人、交通运输,全都差得远,就算美国手把手教,光是重建一套工业体系就要好些年,哪有那么容易?难道美国人5年不换新设备?难道教会了新徒弟,新徒弟就不会想做师傅吗?

再加上我们本身就是最大的单一市场。国产芯片为什么起不来?因为Wintel生态依赖;封锁,岂不是就相当于强制戒毒?我国公众用的互联网服务,都是国内的,现在的编程语言早就不是.Net时代了,都是跨平台的,迁移其实不难,只是商人无利不起早而已。至于半导体产业被卡脖子,那也不难,首先现在的设备为了娱乐才追求性能,大不了5年不吃鸡呗;特殊行业需要先进设备,我把全国的酷睿8代集中给你用,再走私一点,总能顶住。其实我们现在面对的境况,就是市场失灵;半导体行业赢者通吃的情况下,没人愿意做堂吉诃德,没用不说,还被看笑话。而政府来做呢,决策又不可能那么英明、正确。要是封锁了,正好啊,市场需求在那里,发财的机会到来了,那就不需要政府伤脑筋判断那个是真干事的,哪个是骗经费的。

可实际上,这么极端的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这个世界是三国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很多人从逻辑上正确地推理出,我们不可能也不应该什么都自己做。这很正确。但是呢,并不是说我们要什么都自己做才能打破封锁、对抗讹诈。

现在半导体产业链,我们在最低端,大概有15%的技术储备吧,我们每攻关一项,就是砸了一个厂家甚至一个国家(或地区)的饭碗。本来我们没必要这样重新发明轮子,但是非逼我们,我们就发明几个轮子给外人看看。可能有那么30%的技术,真得很难,可预期的将来都突破不了,但这高端技术的拥有者,难道会补偿被我们踩碎的中档技术的拥有者吗?“西方”并不是铁板一块,美国也不是。

关键是不能怂。以地事秦,如抱薪救火。刚正面,反倒不会正面刚。

其实我们并不是要替代全世界,“天朝上国无所不有”,我们只是想跻身第一世界而已,“中国开放的大门永远不会关闭”,西方国家失去的只是相对于我们的优势,但是他们还是能得到相当可观的绝对增量,这是我们讲的互惠共赢。他们最终会想明白的。

 

6、两个例子:TD-SCDMA和北斗

上面讲了很多。可能太话唠了。只要看看两个例子就够了。

TD-SCDMA,当年多少人嘲讽?其实时分多址、码分多址,纯粹是重新发明轮子,不过是为了绕过专利壁垒而已。就是为了培养产业链。现在中国多少企业、多少工程师,受益于这个计划?不搞3G练手,难道还能一起步就搞4G?巨大中华,巨龙倒了,大唐、华为、中兴,算是成功了2.5个。自从4G华为大出风头之后,当年嘲讽TD的人,这两年是没脸再提了。

北斗。也是一样。其实北斗现在市场化还只走了一半,毕竟组网还在最后阶段,尚未全球覆盖。前期政府补贴给渔民用的终端,又大、又贵。后来就越来越小,越来越低功耗、高精度。最近已经有一个“IRIM海聊”,做出了三防触屏智能手机,可以用北斗聊微信。如果有文青要去西藏爬雪山,推荐买这个,坐在雪山上给姑娘写诗。

 

7、龙芯和兆芯

这又是很长的“题外话”。可我认为是非常重要的信息,可以说,看懂了龙芯和兆芯之争,对中国半导体产业面临的困难就有基本的了解。因为做桌面CPU是最难的。

首先讲兆芯。这家公司是2013年上海国资委与台湾威盛电子(VIA)合资的,上海国资委持股约80%,目前据说已经拿到了56亿国家经费。VIA长期号称是仅次于Intel和AMD的第三大厂商,可它的市场占有率小到可以忽略。感谢FTC(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支持自由竞争,反垄断的大棒强制Intel授权给VIA,最新一次延长到2018年,所以VIA是可以跑windows系统的。

指令集,说白了就是计算机芯片的底层语言,里面定义了加减乘除等等各类算法,再往下就是电信号、与非门。具体逻辑层次是这样的:指令集→微架构→CPU→操作系统。指令集可以分为精简指令集(RISC)和复杂指令集(CISC)。举例来说,只定义八卦、然后三生万物,这叫精简;如果定义了log、sin等等一系列数学运算符,这叫复杂。精简指令集在特定应用场景上比较高效,如嵌入式和移动设备;复杂指令集在桌面电脑上比较高效。

不同指令集上运行的程序,相当于汉字跟西夏文的区别,其实都是一样的内容,但就是需要编译。可想而知,商业公司不喜欢往弱势的指令集迁移自己的程序,因此这个领域很容易出现马太效应。更妙的是,指令集可以不断增加指令。因此,尽管专利保护期有限,但是优势指令集可以不断增加新指令,操作系统和应用程序会相应地开发新功能,从而形成新的依赖。旧的指令集,无法运行依赖新增指令的操作系统,或功能受限。

现在世界上还活着的商用指令集只有4种,分别是X86、ARM、POWER(只用在IBM的服务器上,无关这里的讨论)、MIPS,其中X86是Intel和AMD两家技术相互授权的合体,与windows系统并称Wintel霸权。要用windows,就必须X86。ARM和MIPS都是精简指令集,其中ARM现在制霸移动设备,MIPS早先是学院派创造的,比较开放、到处授权、而且不限制各自新增指令另搞一套,可想而知,就是军阀割据,然后就被淘汰了。但是MIPS从技术上来说,在当时是领先的,龙芯在2009年花了不到500万美元,永久买断了MIPS的授权,发展出了自己的指令集,叫LoongISA,并且增加了很多指令,实际已经趋近于复杂指令集。在这些指令集上面,只能运行Linux系统。

这么听起来,抱上VIA大腿的兆芯,岂不是国产CPU当然之选?能跟Intel决战紫禁之巅?

机会是有的,但没那么简单。我非常不看好兆芯。

①VIA拿到的X86授权只到2018年。也就是2018年以后的新指令就不支持了。也就是说,兆芯的windows优势只能维持一段时间。微软跟英特尔是穿一条裤子的,他们肯定会不断升级。兆芯现在卖的电脑,无非是windows的政府和个人用户在联想、惠普之外多了新的选择,还是一样的生态依赖。再过几年Intel若增加新指令支持一下AI、AR,windows跟着发布新版本,兆芯的用户又流失了。毕竟现在2018年谁还愿意用XP、Vista?除非兆芯能及时做到不容忽视的市场地位,以至于微软愿意兼容兆芯自己添加的AI、AR指令集。可现在就是2018年,兆芯成立5年了,市场上有消费者能买到的兆芯电脑吗?

②VIA是台湾的。台湾人太变态了。在美国工作的台湾人又更加变态。半导体产业大陆跟台湾合资的企业很多,都出现非常复杂的抱团、派系、内斗情况。中芯国际也是内部清洗过,为此耽误了时间。台湾人对大陆人抱有非常深重的集体敌意,不合作、怕被取代,尽可能延长自己作威作福的短期利益。

③小学生抄硕士毕业论文学不会高等数学。芯片设计有个非常特殊的情况,不像软件,就算拿到源码,也是两眼一抹黑,根本看不懂,更不要说排除后门、保密了。因为CPU里面的结构超级复杂,软件的源代码那还是人类可以读的标准化形式语言,而CPU纯粹是画图,画啊画,像是把全世界的3维城市地图缩微在里面,你根本不知道哪条路通往哪里。举个例子,哪怕是Intel亲自出马,用“闲着蛋疼”指令集重新设计CPU,它也得先设计一个譬如说主频800MHz的初始版,先点亮屏幕、开机进系统;然后再不断地调整、优化,做到2G主频,做到睿频,再做到多核超线程,与此同时不断地降低功耗。小学生,终究还是要从头学起的,不知兆芯什么时候能毕业?

④综上,兆芯有它的优势和机会。但这个时间窗口是短暂的。考虑到现在微软已经分拆windows部门、转向云计算,win10也被认为是一个长期更新版本,未来可能不太会出现非常重大的X86指令集更新,而且很多用户长期停留在win7,很多大型软件也不太需要指令集花里胡哨的更新,这个时间窗口也许还能延长。目前来看,它是国产CPU里面外部优势最大的,国家往里面大把砸钱,有其道理。今年初,兆芯放话2020年追平AMD。可如果做不到,就相当于忽悠国家抱着希望继续依赖windows生态,成了历史罪人。

⑤最后再讨论非常复杂的知识产权问题。根据FTC与Intel 2010年的和解文件:The extension of the Via license agreement, coupled with the modifications to the change-of-control provisions in Section III.B, open the door to a potential joint venture or acquisition of Via and its x86 license by a strong and well financed entrant to the x86 markets. 在这里提到为VIA与第三方合资或收购“创造了条件”。但在正式的条款里(FTC Docket No. 9341: Section III.B),却并没有完全允许selling off their license or sub-licensing ,而只是说发生控制权变更后,Intel和VIA的收购方要“友好协商”,1年内不得互相诉讼;对于要协商出什么结果,FTC没有规定。要知道,这方面条款本就是专门用来防止新玩家入场。那么,上海国资持股兆芯80%,但是VIA又继续保持独立的法律实体地位,这算不算“控制权变动”呢?兆芯的产品,能算作是VIA的产品吗?我可以想到一条可能的绕过限制的方案:兆芯拿着VIA的源码,在大陆开发出新产品,然后拿这个源码给VIA,VIA假装兆芯是它的外包开发商,名义上拥有新产品的知识产权,然后再把新产品授权给兆芯出售。

同样的情况也可以在AMD 2016年与海光的x86合作上看到。AMD很诚实,它先成立一个在华皮包公司,持股51%,然后把自己的cpu核授权给皮包公司,而非把x86指令集转授权;这个皮包公司实际是海光在管理。这样的话,海光实际是在n-1代AMD的核上搞加工,而不是敞开了在x86的大道上发展;而且知识产权法律上是属于AMD的。就算搞了这样的小聪明,AMD仍然限制海光的产品只能在中国销售,这是吃准了Intel在中国不可能告赢;但这样的技术路线,一方面是永远依附在AMD身上,一方面是把中国以外的市场永久地放弃了。

AMD与Intel之间的互相永久授权,是在进军64位的技术跃迁中,AMD拔得头筹取得领先,技术命名为“AMD64”,凭此跟对方交换授权。现在双方实际互相依赖。因此,尽管上述FTC裁决中,也规定AMD发生控制权变更后,双方要“友好协商”,一般认为,Intel和新玩家还是会达成原有条款。但仅仅是这一层疑虑在,就导致很少有人考虑收购AMD。天知道会怎样!毕竟Intel还是保留了自家的64位技术,说不定它又重新发明轮子,威慑就失效了;现在这份协议是永久互相授权,再谈一次未必就有这么好条件了。

所以,兆芯的根基是非常不牢靠的。毕竟VIA现在对Intel是0威慑。而且它所得到的一切都是FTC的裁决给的,而FTC的主席是美国总统任命的。

也就是说,我在这里写了这么一大段关于兆芯的内容,而兆芯的生死也是操之在彼,跟中兴一个卵样。

那么,再来看龙芯。

我非常尊重龙芯,这家公司几乎是由胡伟武一个人定义了灵魂。我希望龙芯成功,尽管胡博士也有很多缺点。网上毁誉参半,捧的人当它是民族之光,喷的人骂的都是不堪入目的污言秽语。

我就想到哪说到哪吧。

①500万美元

小白总喷龙芯也是买的技术,其实它只用了不到500万美刀就永久买断了MIPS指令集授权。而且指令集授权并不是什么技术,我前面已经说了,只是相当于定义数学运算符而已。CPU的微结构怎么设计,电信号到底怎么执行命令,这才叫真正的技术。

这跟华为海思拿ARM授权完全不是一回事。首先,海思是直接拿ARM的CPU核来改;其次,每次ARM升级技术,海思还得重新买;最后,海思是手机SOC,龙芯是桌面的通用CPU,将两者相比较是关公战秦琼。

②拿了国家多少钱,是不是骗经费,是不是靠党政军养着?

据网友统计,从2002年起,一共拿了7个亿。这是什么概念呢?制造业领域,打版、开模可能要几十万到上百万,做芯片,设计完了、输出版图是没用的,一定要去流片才知道怎么样,流片一次几千万。龙芯这种量级的公司,“量产”了也没多少量,去找人家流片指不定还得求着人家排期。

实际上,龙芯中科,就是中科院计算所的校办企业。2002年,胡伟武就是在中科院领受了研发CPU的任务。龙芯,特别是前期的龙芯,等于是就是计算所的教研室,胡伟武等于是博导。胡老板当时大量使用学生,包括现在也还在计算所办公,不过现在会付租金等,用学生也会发劳务。这也使得龙芯前期开发比较慢,都是学生嘛,还在学呀!

那么龙芯算不算血汗工厂呢?不能算的。计算所实际上就是黄埔军校,龙芯是非常好的实习单位,胡伟武是业内第一流的科学家。现在大热的寒武纪人工智能芯片,是出身中科大少年班、一路读到博士的陈天石、陈云霁两兄弟创办的,这两人CV上的论文,全都是英文期刊,硕博期间与胡伟武合作的论文都有一二十篇,并且都参与了龙芯的工作。华为海思、兆芯里面也很多出自计算所的学生,虽然未必都在龙芯打过杂,但学习上受惠于龙芯的探索是肯定的。国内最新的计算机体系结构教材,就是胡伟武、陈云霁2011年合作编写的。水木清华的CSArch(计算机体系结构)版块上,尽管不是每个人都看好龙芯的前景,但无人不尊重胡伟武团队,不感佩他们的奉献精神。

很多计算所的老师,在龙芯发挥余热,是不拿钱的。

有意思的是,除了兆芯的人,由于利益冲突,理所当然地喷龙芯。而其他喷龙芯的所谓“业内人士”,总是以核心的CSArch往外,成同心圆结构扩散,越是外行喷得越凶。这规律很明显,喷自己业界的第一流专家,只能自暴其丑。

龙芯拿的这7个亿,换陈氏两兄弟都够本了。这样还对不起国家吗?

再说了,龙芯的芯片几年前已经在宇航和工控领域站稳了一席之地,早就自负盈亏,2017年营业收入1.5亿,利润2000万。宇航、抗辐照芯片就不说了,龙芯是国内唯一能做的,国家并没有禁止其他企业去开发,牛逼你去呀?工控的应用市场大多是民用的,搞智能电表、智能门锁、数控机床之类的,都是充分竞争的市场,能卖出去是市场的选择。至于党政军领域,早年间确实龙芯独大,但后来各种“技术引进”的公司都掌握了“自主技术”,这块现在竞争也厉害,龙芯也就分点粥喝,毕竟公务员大爷们都不习惯用Linux系统,没办法炒股呀!

③毛泽东思想

这其实是最惹眼的,毕竟网上恨毛主席的很多。胡伟武到哪演讲都穿中山装,崇拜毛主席、雷锋、邓小平。但他讲毛泽东思想,只是运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矛盾是对立统一的”这样的“哲学”来思考,并不是讲阶级斗争。那套唯物辩证法,虽然土气、显得僵化,但是对于科学家来说是足够自洽了。

其实胡伟武的文章,删掉那些像思想政治考试里特意“踩点拿分”的“理论应用”部分,完全一样说得通。每个人有每个人思维的方式,何必政治化呢?任正非讲话喜欢用军事术语,集团冲锋啊、开炮啊等等,又怎么样呢?我只以能力和成败论英雄。

至于说他政治投机,这种就太不懂事了。组织对毛派什么态度,大家不知道吗?邓小平说最重要的是要防哪边?之后江胡习,这都三代了,真要投机得赶时髦的。

④心比天高

胡伟武还有一个特点,他心比天高,想的就是做最难的,战胜最顶级的对手。譬如龙芯2F,现在贡献最多的营收,但胡博士每次拿到外边讲,总是提用在北斗上,授权微架构给军队做雷达,等等。在他眼中,为国家做的这些才是最光荣的;为市场做的,走dirty cheap路线的,属于南泥湾。

龙芯最困难的时候,员工到了馒头咸菜的地步。我想这也是胡崇毛的原因,不崇毛他们坚持不到今天。龙芯到今天17岁了,胡伟武对外讲,争取做到30年的时候追平世界领先。30年时间,这是一整代科学家把职业生涯完全奉献出来。

 

⑤企业文化

龙芯很特别,带有学院的特色或者说限制。节奏比较慢,加班较少,很穷。优秀员工奖只有几百元;搞大学生龙芯杯等,申请设备要填写一堆表格,只能优惠一两千、不能免费送。

很早就搞了员工持股,尽管没有利润可以分红。有民企和私募投资,最大的但都是不入流的合作方,到现在也没宣传过什么pre-A、A轮、B轮。最大的外部股东、合作伙伴叫江苏梦兰,是做纺织的,创始人是三八红旗手、劳动模范,基本相当于老干妈的党员版。十几年来,这家公司就一边卖床品,一边推销龙芯。

发布会的PPT简直是负美化,一看就知道是用Linux上金山WPS敲的。

人家Intel命名微结构,叫Sandy Bridge、Haswell、Skylake,听起来就高大上;龙芯却命名为GS264、GS464、GS464E。啥意思呢?GS是英文Godson(上帝之子)的缩写,看起来很乡村非主流对不对?其实它来自中文“狗剩”的谐音,一开始胡伟武就觉得取个贱名好养活。GS264,就是“狗剩2号64位”。

简单讲,就是村炮。

⑥技术到底怎么样?

前面只是提了一堆背景信息。大家最看重的还是东西到底做得怎么样。如果能脚踢AMD,拳打Intel,最凶恶的喷子也得跪下唱征服。但是,可惜,还没有这么厉害。

我非常推荐大家去读胡伟武自己写的一系列介绍历程和反思得失的文章。他不仅从头至尾介绍龙芯的每一个技术转折,而且会介绍面对何种处境、出于什么考虑、采用了什么方案,之后反思发现什么问题、又采取什么改进。早年的文章请搜索“中国龙芯CPU的调查与研究 弯曲评论”。但推荐阅读集大成的万字长文《我们的龙芯3号——致龙芯15周年》

龙芯最大的失误,在于00年代初,错误地选择了多核路线、忽视单核性能。但个人电脑的程序运行,大多只用一个核心,用一个核心完成速度最快、体验最好,Intel不但拼命做高主频,后来还采用睿频技术。大家今天也可以看到联发科搞的手机芯片奇技淫巧,8核、16核,然并卵,打开APP就是卡。

简单说吧,兆芯借来的VIA马甲,最近一次用在个人电脑上,是2009年的低端笔记本,离现在还不太远,跑Win7是没问题的,甚至还能打LOL。差不多相当于当时的Intel 赛扬系列。

龙芯1号,2002年第一次点亮屏幕,还是实验室状态,266MHz,性能相当于1995年推出的奔腾Pro。

龙芯2号,2003年从0.13微米制程开始,由于多核修正主义错误路线的干扰,单核性能被甩开,但在2006年做出了龙芯2E,1GHz、90纳米,性能相当于2001年左右的奔腾3、奔腾4(180~130纳米)。奔腾4后来狂飙突进,制程做到65纳米,主频搞到3.4GHz,将竞争对手远远甩开。之后就是龙芯2F,800MHz,这时候尝试做过笔记本,叫做逸珑迷你笔记本,塑料外壳,大概相当于小霸王学习本;还做过教育一体机,用在中学电脑机房,没多久就被淘汰了。后来龙芯2F就去做工控了,因为当时市场上缺少廉价的通用芯片,虽然没做成桌面市场,但好歹是能够赚钱养活自己了。

龙芯3号,这段时期进行了重要的微架构更新,一开始更新到GS464,2009年推出龙芯3A 1000,65纳米,1GHz。又搞了逸珑迷你笔记本,这回是金属外壳,还是没人买。2015年更新到GS464E,推出龙芯3A 2000,这是一次重大升级,按龙芯说法是相当于2012年Intel的 Ivy Bridge架构。主频仍然是1GHz,跟Intel不能比,但龙芯的意思是若把Intel降频到1G,只比较微架构,两者差距不大了;而主频上不去,一方面是代工厂不行,龙芯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中芯国际(SMIC)要么意法半导体(ST),他们工艺都落后,良率也不行,同样制程出来的产品比别家差;另一方面是龙芯也需要跟代工厂交流,根据每家的工艺情况优化设计,可龙芯量小、流片的钱也少、代工厂热情不高,而且还在两个厂来回流浪,其配合情况可想而知。2A 2000是在中芯国际用40纳米制程做的。

2016年,又是重要的节点。龙芯基本上稳固了与合作时间最长的意法半导体的关系,ST工艺稍好于SMIC。用28纳米技术推出3A 3000,主频1.5GHz。这是里程碑的成就。尽管一直都还没有达到奔腾4系列后期型号的水平,代差从最早的7年被拉到超过15年,但是龙芯到这一步已经追平眼前最主要的竞争对手,也就是兆芯它爹VIA 2010年冬眠时候的水平。也就是相当于2009年的赛扬。

还记得前面写的吗?还活着的4大商用指令集,X86、ARM、POWER、MIPS,X86的老三就是VIA(投胎了兆芯),POWER不做个人电脑,ARM还保持精简指令集的状态,windows特别给它做了适配,但是至今还是扑街状态。MIPS阵营扛大旗的就是龙芯了。这么一算,哎呦,并列世界第三啊。世界第三啊朋友们。

龙芯3A3000 搭载深度Deepin系统,基本堪用了。现在可以用FireFox、WPS、VirtualBox、Skype、Telegram、Kodi、网易云音乐、搜狗拼音输入法等,总之一个日常使用Mac的码农和文字工作者,就完全可以迁移。Linux占用资源较少,因此较低配置也足够流畅。深度团队也是我非常敬佩的国产操作系统民营开发商,在深度应用商店上可以看到他们努力适配的许多应用,以及自己动手开发的原生系统应用,他们也向开源社区回馈自己的代码。这里向大家推荐这款最适合国人使用的Linux系统。电脑最终还是为了用,没必要折腾。中标麒麟那是政府保密需要,Cent OS那还是跑服务器比较好,轻量级的那是复活老古董当下载机专用。人还是不要让工具折腾了。

另外,龙芯自己对开源社区也是非常友好的。它依赖Linux系统,这也是当然之义。

⑦未来的技术路线图

兆芯2017年12月发布会宣布,下一步是3GHz 主频、16纳米制程。该公司看了VIA5年的代码,型号数字倒是每年进一位,都是原地踏步,参数几乎完全一致,外面的市场上也完全见不到实物。但这次发布会特别强调代码自有率100%,研发工作均由国内工作完成,基于兆芯5000的个人电脑(我猜就是2009年的产品终于洗完了代码,升级一下固态硬盘、DDR4)2018年将会上市。如果代码已经洗干净、消化了,那2020年确实有可能取得明显进展。

龙芯2018年1月更新的白皮书V2.9版本,其中技术路线图显示下一步将以3A4000为Tick,以3A5000为Tock。3A4000采用28nmFDSOI工艺,主频达到2GHz,预计2018年底流片。2020年更新微结构版本到GS464V,推出3A5000,16nm,2.5GHz。

可以看到这对冤家至少现在对外面放风咬得很紧。但我个人认为龙芯更有可能兑现。一直认真做事的人,是会留下脚印的。

 

9、不要怨己妒人,请尊重自己尊重他人

前些年网上流行一种说法,说是羡慕外国人都“长着没受过欺负的脸”。我想说的是,每个国家有每个国家的命运。美国人一直跑在前面,他们领先世界、定义规则,压根就不需要想什么怎么绕过指令集限制、怎么打破系统依赖马太效应。

我们还是要尊重自己、尊重他人,不要怨己妒人,让阴暗的、恶意的情绪性语言逐渐毒害自己,最后长出一副“恶毒的嘴脸”。

而且,最终只能害到自己。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你在养猪网在微博热评里嘲讽“实业误国、地产兴邦”,并不能阻止真正有毅力和视野的人努力探索。市场的需求就在那里,时代的机遇就在那里。

 

10、Tipping Point: the time at which a change or an effect cannot be stopped

回过最开始。为什么我认为Tipping Point已经不远了呢?

譬如从CPU来讲,Intel还在往7nm甚至3nm进军,可是从物理定律来看,目前也就只有2~3代的空间。再想更进一步,得有神奇的新材料出现,或者基础物理有杨-米尔斯方程级别的突破才行。更有利的是,其实14nm会是非常均衡的制程,再往下由于过于复杂,成本提升带来的边际性能提升不高。那这样的话,龙芯至于商业上最有竞争力的14nm制程只有一步之遥,而正好中芯国际挖来三易其主的梁孟松后,预计会在2020年实现14nm制程。

更有利的是,我国互联网企业发展迅猛,在国内具有不可撼动的地位,实际上现在普通家用和办公电脑,也就是排除游戏需求的60%以上的电脑使用人群,都已经不再需要依赖windows环境。更多的体验甚至已经转移到web、转移到云,无缝跨平台。酷睿8代对大多数人来说是性能过剩,1080什么的更是奢侈浪费。半导体行业正在接近时代的天花板,而这正是中国的机会。

一旦时机到来,中国网民常用的软件和服务向Linux环境迁移在一年内就可以做到。

 

当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我的炉台
当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依然固执地铺平失望的灰烬
用美丽的雪花写下:相信未来

当我的紫葡萄化为深秋的露水
当我的鲜花依偎在别人的情怀
我依然固执地用凝霜的枯藤
在凄凉的大地上写下:相信未来

我要用手指那涌向天边的排浪
我要用手掌那托住太阳的大海
摇曳着曙光那枝温暖漂亮的笔杆
用孩子的笔体写下:相信未来

我之所以坚定地相信未来
是我相信未来人们的眼睛
她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
她有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

不管人们对于我们腐烂的皮肉
那些迷途的惆怅、失败的苦痛
是寄予感动的热泪、深切的同情
还是给以轻蔑的微笑、辛辣的嘲讽

我坚信人们对于我们的脊骨
那无数次的探索、迷途、失败和成功
一定会给予热情、客观、公正的评定
是的,我焦急地等待着他们的评定

朋友,坚定地相信未来吧
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
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
相信未来、热爱生命

1968年 北京 食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