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公积金新政的决策考量

1、公积金是职工互助的优惠利率购房贷款储备金,缴纳部分在税前扣除,本质是特化的贷款池。新政属于限贷政策的一部分。

2、全国认房认贷重点打击范围
a)京内“改善型”“刚需”。换句话说,小换大、老换新,不被认可为是刚需了。
b)之前在二三线城市投资购房,希望借房产升值凑北京入场券的群体。因此会误伤在老家购房留后路的工薪层。

3、新政发出的政治信号
a)结合之前的银行限贷政策,阻止以码农、自由职业者等为代表的“新的社会阶层”加杠杆接盘北京二手房。并引导人口继续往郊区疏解。这将继续打击北京房价上涨预期,进一步剥夺城六区二手房的流动性。北京楼市将进一步成为被冻结的货币池。
b)封住大病提取,这是判断二三线已经出现过热,防止流出到二三线成为热钱。
c)同时也进一步强化公积金作为房地产长期驱动引擎的本质,作为防止楼市崩盘的压舱石。

4、对刚需群体和弱势群体的影响
对大部分狭义的刚需群体,尤其是未曾购房的90后年轻人,贷款层面无影响;房价下降反而有利。至于需要换房育儿的80后,这就看怎么定义“刚需”了。
新政之后,禁止违规提取,也就是只能用来买房,而且限定三个地方:现居地(北京)、户籍地(地级市)、老家省会;或者移居其他城市后,办理公积金转移,再由新居住地的政策决定。这基本就是说“房住不炒”,放贷给你买房可以,条件是你要长住,打击投机属性。
理论上,还会伤害进京农民工、工厂普工和外卖小哥的利益,因为从事“正经职业”的年轻白领,离开北京的下一份工作也会有公积金账户,可以办理转移;而农民工则不然。但实际上,农民工一般都在建筑工地干活,100%现金结算,没有这金那金的。北京工厂普工不多,外卖小哥比较多,他们都比较年轻,熬不到退休销户提取,也不可能在北京购房,新政实际上是“鼓励”他们在老家置业。未来不知会不会给体力劳动者出台绿色通道,允许低收入阶层提取以改善生活。
所谓“原则上取消大病提取”,意味着除非闹到要上访或见报的地步,否则就不给提取。保留一个“原则上”,只是留一个紧急舆情管控的后门。个人公积金账户以后就不再能近似为现金账户了,但仍然有免税优惠。
总的来说,北京公积金仍然是福利性质,只是现在用途被严格限定为买房或租房了。

5、边际效应
a)对“房叔”“房姐”们来说,是又一个坏消息,这意味着他们套现的渠道更窄了。房子作为特殊的金融工具,流动性进一步受限后,持有人会转而希望提高“股息率”,也就是说会涨租,尤其是城六区。
b)进一步减轻目前的外汇压力,冻结楼市的同时也能帮助冷冻汇市,“共克时艰”。
c)提高移民的资金门槛。虽然正式入籍外国后,可以注销户口然后提取,但原来是可以事先“违规提取”来支付移民开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