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争:卡瓦诺案和乌克兰内战

一个前提:正义应当被实现,但正义并不总是能够实现;恰恰相反,大多数罪恶是神鬼不知的,甚至于人所共知的事实也能够被扭曲或者无视。

一个推论:我们总是应当支持的是追求正义,而不是将自己摆在全知全能上帝的位置、实际却是通过臆断来裁决一切之正义。

美国大法官的提名战,本就已经“修正”了司法中立,引入了政治表达。最高法院实际变成了美国政治的最终调节阀,避免不可弥合的立场矛盾撕裂社会,将这些问题交由下一代人通过选票解决。其合理性暂且不论,其有效性是已验证了的。

人类社会的政治,从古至今,最要紧的问题就是秩序由何而来、如何止争,古代靠的是所谓“法统”,也就是忠君,现代靠的是民主,简单讲就是少数服从多数。

美国民主党的问题,是在本已将价值观之争制度化的提名战里,进一步使用了盘外招,将Me Too运动的风潮为己所用,他们 Weaponize 了福特教授的指控,试图以此赢得他们在其他社会问题如堕胎、禁枪等议题中所失去的。

很遗憾,性侵这种事,很多时候确实会变成 He Said, She Said 的罗生门,法律对此束手无策。这时候我们唯一能做的,是支持双方的表达权,支持对正义永不停息的追索,谴责一切性暴力和谎言。但我们不能做的,就是妄下断语。此时唯一正确的选择,是坚定对“疑罪从无”的法律原则的信仰,即便卡瓦诺真的是强奸犯,也只得目送他进入最高法院,从此背负着人们的怀疑和良心的责难去履行职责。如若不然,连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选人都不能免于没有证据的指控,那这个法律的殿堂还有什么尊严可言呢?

一个可能的荒唐的结果,就是此后唯有提名女法官才会是安全的选择,毕竟所有男人都有随时可以插入的作案工具,他不可能在一生中的所有时间都能找出 Alibi 证明自己清白。

大多数自由主义左派,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太过天真。这种自以为正确、并且毫不妥协的天真,催生的就是民粹和党争。党争的结果,就是脆弱的宪政体系崩溃。

乌克兰内战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在2014年亚努科维奇倒台10年前,就出现了“橙色革命”。这十年中,乌克兰国内政治三寡头:亚努科维奇、尤先科、季莫申科,全都被对手指控贪腐。亚努科维奇在2004年大选中败于尤先科,连任失败。但橙色革命十年,乌克兰仍是一片混乱,失望的民众又重新选出亚努科维奇担任总统。此时,乌克兰的政治体制已经非常脆弱,亚努科维奇是由占人口20%的农民和占比30%的东乌克兰俄罗斯族选出来的,仅有微弱优势的总统。他当选后,继续寻求加入欧盟(这是乌克兰最重要的国策,也就是抱土豪大腿),欧盟希望拉走乌克兰、削弱俄罗斯,但却不愿意负担巨额的援助开支也不愿意让乌克兰入盟“吃大户”,换句话说就是口惠而实不至。另一边的普京,是胡萝卜和大棒政策。欧盟的空头支票当不得饭吃,失去俄罗斯的优惠天然气等却会马上导致乌克兰经济崩溃,亚努科维奇决定暂缓入盟。这本是小国在夹缝中生存的常态。

而此时,集中在西乌克兰以首都基辅为中心的占人口50%的城市反对派,却认定是亚努科维奇卖国、不能入盟是自己政府诚意不够,逼迫政府跟俄罗斯翻脸。这倒也没什么,政见不同也是很常见的。他们的问题在于,完全无视宪政原则,不走正道说服民众在下次选举中争取授权,而通过自己在首都的绝对优势,以暴力集会冲击政府、要求合法的民选总统下台,在全城动乱、总统逃亡的情况下,逼迫执政党的民选议员召开不足法定人数的“残缺国会”,并强迫他们投票罢免本党总统。然后组织了一个亲欧盟、反俄的新政府。

一番操作猛如虎,回头一看二百五。

20%的乌克兰农民,暂且可以忽略。占比30%的俄罗斯族,控制着乌克兰的重工业和两大海港(克里米亚和敖德萨),他们的代表权被粗暴践踏,并且新政府反俄、要在东乌克兰强行取消双语,等于宣布他们的母语跟猴子叫声一般地位、文化母国和经济上最重要的倚靠为敌国。

换句话说,就是赤裸裸地压迫少数族裔,还要进行文化清洗。而天真的自由主义左派阵营,却因为意识形态上亲近反对派,将这一番破坏宪政原则的操作漂白。吊诡的是,自从1917十月革命后,在中东欧地区,欧美总是支持民粹甚至纳粹、法西斯的一方。当前东欧各国全都是右翼政府,极右翼也大行其道,而追根溯源,他们兴起的时候都得到了自由主义左派的支持。

现在来看,乌克兰已经回不到从前。东乌克兰即便不宣布独立的敖德萨,也已然成为自治地方。乌克兰心心念念的入盟,也完全不可能了,因为克里米亚已经纳入俄国版图,而乌克兰政府又不可能承认,跟俄罗斯有领土纠纷的情况下不可能让它加入欧盟,更不用提加入北约了。欧盟现在就给乌克兰免签,可乌克兰人能在欧洲找到什么工作呢?跟阿拉伯裔、非法移民和难民竞争,能有什么回报呢?出去打工的高素质劳动者,还会回到乌克兰吗?如果不回,那不是变成人才外流?恐怕只有妓女会汇钱养家。苏联时代的工业明珠乌克兰,变成了菲律宾。

今之视昔,犹后之视今。美国作为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大本营,国民又有极高的爱国心和凝聚力,各国移民也几乎被同化,整个美国实际上除了印第安原住民部落外基本不存在文化异质性。条件太优越了。可是,美国党争民主如果继续恶化,其社会不是没有崩溃、瘫痪的可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