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垃圾焚烧厂建在政府旁,但这并不是“他山之玉”

日本的垃圾焚烧厂建在政府旁,但这并不是“他山之玉”

最近因为武汉的新闻,我关注的一个豆瓣友邻,连续几天转发嘲讽广播,说日本那儿垃圾焚烧厂都是建在“政府旁边”的。

这恰巧很符合我国网上喷子的一贯逻辑,有什么嫌恶的设施就要求建在政府旁边,转基因的粮食也要求公务员先吃。这其实更多是一种诅咒(认为这些设施或者转基因粮食会让官员断子绝孙),而不是真以此作信任的标准。我怀着对这群人的鄙视,不客气地猜测,如果政府真这么做了,这些网民大概只会轻蔑一笑,要求公务员吸焚烧厂的排放、或者全家吃转基因至少一两代人,再来寻求他的信任。喷子并不是真想弄清楚胃里到底有几碗凉粉。

但即便把喷子放一边。只论日本经验,也绝不是什么“他山之玉”。正确的态度和办法,我也会谈一谈,但看起来一点也不高明。现实往往如此。豆瓣上很多自以为是的人,对复杂的问题总能提出“只要如此,就能怎样”,跟卖狗皮膏药的差不多。


先来谈谈日本的问题。

①日本社会体制固化,除了左翼反战运动以外,几乎没有进步主义的社会运动,自民党的统治稳如泰山,财阀和政治世家代代相传。尽管由于地缘政治、意识形态原因,日本被视为“亚洲的西方国家”,但实际上那是一个右翼掌权、民众顺从的国家,很不适合用来做“先进经验”。中国民众对具体问题的反抗要比日本民众暴烈得多,群体性事件时常发生。日本没有社会问题吗?但是日本民众什么时候上过街呢?

②日本垃圾焚烧从1930年代就开始了,上世纪90年代被揭露出过严重的二噁英问题,到现在焚烧占垃圾处理的比例仍然在八成左右。与其说,日本民众是信任日本政府,不如说日本政府早在现代公民社会形成之前,就已经强推此政策,让民众习以为常了。当然,日本现在有没有公民社会,也很可疑。

③如果只看技术标准,目前中国大城市计划新建的厂,都是高于欧盟2000标准,而日本的很多老厂尚且达不到这个技术水平。科学在进步,中共用最新的设备,就是比日本的旧设备强。意识形态又不能给机器设备开光。

以下是日本国家标准、东京标准、欧盟2000标准、欧盟BAT标准、中国标准、深圳标准的对比。东京基本上达到了欧盟BAT标准,但除此以外的很多地方不如中国新厂目前普遍达标的欧盟2000标准。

日本排放标准(2013年报告)
东京市中心排放情况
日本全国焚烧炉二噁英排放情况
中国标准、深圳标准、欧盟2000标准、欧盟BAT标准

④尽管日本垃圾分类严格,可是大多数地区不对分类好的厨余垃圾做堆肥处理,直接焚烧,这不如我国现在推行的方案;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日本民众对政府的决策更加信任或者说放任、其反抗意识更弱。绝不是什么好榜样。

⑤所谓“日本垃圾焚烧厂建在政府旁边”,确切地说,是分散建在各个区,有些是在政府旁边,有些是在新区的政府大楼旁边,有些是在市中心或者公园附近,但有些也不是在市中心。这更多地是各自治体互相博弈的结果。但也正是因为“各人自扫门前雪”,导致日本的焚烧厂普遍很小,日处理能力甚至才几十吨、几百吨。从技术角度上说,只要流程规范、炉内温度达标,一样可以分解二噁英。但这些小厂却只能焚烧,基本不能发电,顶多供应一点热能。从环保的角度上说,这样的分布式焚烧是非常浪费的。从财政上说,也要求高昂的补贴。

⑥这位豆瓣友邻的想法,实际是要绑架地方政府拿官员做人质。那政府一般在哪里呢?翻译过来,就是要把焚烧厂建在市中心、人口最密集、热岛效应最严重的地方,绑架的是全城绝大多数人口。虽然按排放标准,从理论上说,这样也不会对市中心的民众造成毒害,但即便采取最高标准,这样做也是取消了安全冗余。万一设备出了故障呢?万一现有的技术存在未知的缺陷呢?日本人心理变态,老是搞这套架势,这也要学吗?那公共厕所,保洁阿姨清洁完之后,是不是得从里面舀水喝?不要说什么日本人态度严谨,建议好好了解一下福岛核事故是怎么搞成堆芯融化的7级事故,真正让人类长期受害的到底是被苏联红军用性命打造的石棺封起来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还是福岛核电站。在中南海、在外滩建焚烧厂,固然一时间有助于堵住悠悠之口,但这是对未来的不负责任。


说了这么多日本的不是,那我们国家该怎么做呢?

我认为答案是很明显的,只不过不符合某些心浮气躁的反对派的心理需求。

①首先必须承认,垃圾焚烧是目前对环境损害最小的处理方式,没有更好的选项。

②关于选址。我国城市的边缘郊区,人口跟主城区落差很大。人口少、水系下游、盛行风的下风向,应该怎么选址其实是一目了然的事情。譬如阳逻就是典型。武汉的垃圾焚烧厂,不建在阳逻,难道建在上游?难道建在隔壁地级市?选址这个事情根本没必要让公众投票,因为它太简单了,一个高中生拿着地图也能大致圈出来哪儿适合建。

③垃圾焚烧跟垃圾分类应该并举,同步推进。目前实际就是在同步推进。国家计划是在2020年底在46个大城市建成垃圾分类体系,而在此之前十几年,由于网络舆论的存在,各地政府因为害怕引发群体性事件,大多选择用现有的填埋场拖时间。新建焚烧厂是最近才被全力推进的,与垃圾分类实际是一体两面,只不过垃圾分类拿到台面上宣传,焚烧厂是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

④我国目前建设新厂的标准,是高于欧盟2000,低于欧盟BAT。这对我国来说是符合实际的,我国财力水平和规划中的垃圾分类体系,都还没有达到欧盟的水平。不应该脱离实际,以上不封顶的预算去建设和运营新厂。

⑤所以要建厂、要在哪儿建厂、要以什么标准建厂,都根本不需要讨论。

真正的问题,是以什么方式来促进公众参与、提高透明度、逐步形成信任。这儿的公众参与不是让选址周边的居民投票表决建不建,只是让他们派出代表来,或者给他们创造条件、聘请第三方哪怕是白人专家来做监测,相关数据实时公开、紧急情况能快速响应。是让他们参与、让他们监督,而不是让他们决定。这世上愿意舍己为人的毕竟只是少数。无论是政府强制推行,还是以大武汉作为一个整体、让全体市民投票,最后以“多数人的暴政”做出决定,都肯定会选在阳逻。而让阳逻市民投票,那肯定是否决。这种事情投票没有用。

正确的态度,是承认不可能让大家受害的程度均匀,厂子的烟囱只能在一个地方,一定是那个地方的民众受影响最严重。技术的进步只能是未来的事,是不确定的,是日拱一卒的事情;那对于当下将要造成的损害,应该以恰当的方式予以补偿。最起码周边居民的垃圾费不该收了吧?房产贬值,那房产交易的税负是不是应该给降一降?焚烧厂,其实就相当于常态化的泄洪区,选在某个地方,只是因为天注定、只有那儿最合适,对那儿的居民,只能给予补偿。


前几天,看到FT中文网上有一篇投稿,讲垃圾焚烧厂的“广州经验”和“上海经验”。

作者总结说,十几年前,广州市政府试图在南方系的口诛笔伐下、去跟民众沟通,苦口婆心想要取得同意,最终都是放弃了事。现在的上海市政府,悄悄地就在浦东新区建成了世界最大的垃圾焚烧发电厂。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

不要只是指责政府,甚至包括当年的广州政府,都没有足够的治理能力、公信力或者面对舆论的透明度。举个很简单的例子,香港政府多年来也推不动选址在下风向的偏僻离岛的垃圾焚烧厂工程。日本能轻松建厂,是因为公民顺从,还是因为公信力?北欧能轻松建厂,是因为公民素质高、意见一致,还是因为政府透明度高?香港政府的透明度不高吗?

我个人觉得,在这过程中,政府向前试探性地走了好几步,但那个自以为正义在他一张嘴的派别,是从未以理性、合作的态度回应之。我文末引用的第二篇资料,是这些邻避运动中少有的、能以理性方式表达诉求的。以往大多数案例,只是无脑反对。以把项目搞黄作为胜利。现在项目被强推回来了,就开始哀叹。

其实不能建厂怎么会是胜利呢?那些垃圾埋在土里、渗进地下水,污染延续给子孙后代,这怎么会是胜利呢?这是所有人都受害的最糟糕结果啊。

好歹,现在社会主义铁拳挥出来,能把垃圾烧了,怎么都比“一张嘴派”什么都反对的“方案”强。


最后贡献两个很全面的参考资料

1.《日本垃圾焚烧报告2013》

2.《深圳东部垃圾焚烧厂诉讼案》(是NGO一方的说法汇总,尽管其提出的要求不切实际,但引用的数据详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