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日记一则:关于黄片的AOE

2012-5-17 之所以不应当看色情片,是因为其简单到千篇一律,很容易达成洗脑,此后见到美女子就下意识浮现低俗暴力之想象,这样“美”反而让人自苦。遍览淫书而心澹然又岂是容易的事? 现在有一帮不负责任的妄人,以己度人,为使自己的不端不成其为羞耻,竟将这样的行为当作是正常的、应当的、必须的,遇不以为然者即纷纷污以“反常即为妖”,颠倒黑白,竟至于此! 危然而卫道者,或有无趣、变态的;但如此不知羞耻而宣

又和L小姐说了多余的话

2015年7月6日 今天或许不是一个好时候。从来就没有什么好时候。但我确信绝不是最坏的时候。不知道你会不会觉得荒诞,我竟然又想把以前表达过的内心再表达一遍,然后又期待这次会有什么不同。毕竟你已经好几次、很明确地拒绝我了。只是,还没有当面说。 我从来没有牵着女人的手逛街,没压过马路,没有因为忘记重要的纪念日或者其他什么事由跟亲密爱人闹过别扭。我不知道过去这几年我算不算在追你?你觉得是叫追求呢?还是等

About Mr. Loser

卢Sir(Loser),即所谓“屌丝”也。很多性伴侣的男性被称为温拿(Winner),得不到的自称屌丝;很多性伴侣(包括潜在性伴侣)的女性被称为女神,或者是公共汽车,或者是黑木耳,处女被称为粉木耳——等着被采摘食用的粉木耳。当然,这个分类其实蛮复杂,不是这么几句话可以界定清楚的。半年前我曾写过一篇文章《致诸位屌丝,与黑木耳》。最近觉得意犹未尽,遂作此“鼠尾”以续之。其实就是把前段时间想到的,都一一

记住你是女孩子

偶然看见她同学发的微博图片,说是一篇五年前她推荐看的文章,《记住你是女孩子》。字迹稚嫩,应当不是她抄下的——因我大二时第一次见到她笔迹,不讲究也不潦草,没有女生常见的清秀,“骨架大”,看久一些会对她本人产生好奇心。 这篇文章是作家潘向黎女士写的。潘女士名门之后,时人称赞她“美女作家”——是真的美,而不是昙花一现“下半身写作”之流。她写淑女范儿的雅文字,身为作家但也喜欢看时尚杂志。 文章最早发在20

致诸位屌丝,与黑木耳

其一 忽然之间流行起“屌丝”、“高帅富”之类充满嘲讽意味的称谓,套用近来流行的食物链句式大概是这样的:高帅富>暴发户>男屌丝;白富美>女神>粉木耳/黑木耳>女屌丝>失足。这些词汇拗口且毫无美感,可大家纷纷如此自称自辱,好像这个词有类似革命年代“贫农”二字的魔力。 还就是在不久之前,男人们被拴在土地上,女人就和泥砖砌的房子一样靠谱。那时候男人对女人拥有绝对的权威,即使是最落魄的莽汉,也会有一个供他驱

高跟鞋、蕾丝、丝袜和王佳芝

高跟鞋是现代女性最常见的“装饰物”:高跟鞋不仅仅是鞋,装饰属性要远远大于作为“鞋”的实用性,但又比珠宝首饰之类大体要便宜些。即使是最朴素的女性,也会觉得连一双高跟鞋都没有实在是太不“女人”了。而且,女孩子拥有她的第一双高跟鞋的心情也是饶有趣味,当然早在这之前她很有可能已经“第一次”试穿妈妈或姐姐的高跟鞋了。P.S.女人的“第一次”是要比男人多很多的,或许是由于她们更细腻的情感,并且社会也给她们定义

互联网周刊:互联网的女性主义特征

2012年04月09日14:13互联网周刊姜奇平 [导读]女性只是改变自己,世界并不会发生质的变化;女性对互联网的实质性影响在于,通过推动互联网的女性主义特征的形成,改变了人们的思维方式,从而改变了整个世界。 互联网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这个问题从来没有人问过,其实,它确实是个问题。 当前互联网上女性的影响越来越大。从表面上看,女性在网上更喜欢社交、购物等等,但这些只是表面现象,而且都是在说女性

小姐、女士及夫人

称呼年轻女孩子“小姐”不仅是一种礼貌,而且饶有趣味——青春无疑是美好的。 这样说来,什么时候就要改称“女士”了呢?这样的习俗是否一直在提醒“女士”们,世人看来她们最好的年华已经老去了呢?这可不亲切呢。 然而又有“夫人”一说,婚后便随了夫姓。 所以不可以狭隘心将世人想得太不堪,约定俗成,习以为常,旧时代的陈腐气渐渐地就会淡。女士也会喜欢“女士”的,因较“小姐”反而有一种独立意味,成熟有成熟的美好。随

关于“换偶”和“聚众淫乱”——试与李银河先生商榷

李银河先生为了性自由而奋争我相信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但是关于此次马尧海教授的“聚众淫乱”,李先生的观点我有很多不能苟同的地方。 诚然,所谓“换偶”已经为许多国家所接受,我相信将来的中国最终也会接受。事实上,在中国,类似的“聚众淫乱”和中国的历史一样悠久。不客气地讲,如果我们认为“通奸”或者类似的行为会玷污血统,那么每个中国人的血统都是不干净的。当然如果我们把这种行为当做文明进步的一种标志,我们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