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正何尝中正,及其他

      @师永刚 新出了书后,终于到了举国上下言必称蒋公的地步了。         须知“蒋公”何尝“中正”,做事不太绝不过是因为是懦夫罢了。执政中国那许多年,无辜惨死的人民又不知几万万。         又多有特特云国军抗战中如何英勇者,明明抗战中穿草鞋守孤城战大军的大多是所谓“杂牌军”,为何不分别光大他们各家的荣耀,而偏要“国军”“国军”地“共产”了他们的贡献呢?那时连

关于“换偶”和“聚众淫乱”——试与李银河先生商榷

李银河先生为了性自由而奋争我相信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但是关于此次马尧海教授的“聚众淫乱”,李先生的观点我有很多不能苟同的地方。 诚然,所谓“换偶”已经为许多国家所接受,我相信将来的中国最终也会接受。事实上,在中国,类似的“聚众淫乱”和中国的历史一样悠久。不客气地讲,如果我们认为“通奸”或者类似的行为会玷污血统,那么每个中国人的血统都是不干净的。当然如果我们把这种行为当做文明进步的一种标志,我们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