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自省

我最大的缺点是怕吃苦,表现为眼高手低。什么事情都能轻易看出门道,然后安慰自己这个简单啦,(只要我想)我就能做到的啦。但实际当然是知易行难。其实知道该怎么做并没有什么特别。哪怕一开始比别人多看出几步也没什么可骄傲的,因为那必定是很粗浅的判断,其他人只要自己亲自下水去试试就好了。 现在想来,可能是因为小时候实在太辛苦了吧。我费劲爬过很多可以不必去爬的障碍,付出可以不必付出的代价,才得到现在这个平庸的状

2012年日记一则:关于黄片的AOE

2012-5-17 之所以不应当看色情片,是因为其简单到千篇一律,很容易达成洗脑,此后见到美女子就下意识浮现低俗暴力之想象,这样“美”反而让人自苦。遍览淫书而心澹然又岂是容易的事? 现在有一帮不负责任的妄人,以己度人,为使自己的不端不成其为羞耻,竟将这样的行为当作是正常的、应当的、必须的,遇不以为然者即纷纷污以“反常即为妖”,颠倒黑白,竟至于此! 危然而卫道者,或有无趣、变态的;但如此不知羞耻而宣

东山颂——广东梅县东山中学校歌

《东山颂》,广东梅县东山中学校歌,原为东中90周年庆典歌曲,由陈小奇先生作词并谱曲。 【LRC歌词】 [00:00.00]东山颂 [00:11.88]词曲:陈小奇 [00:18.03] [00:22.98]翻阅着你的书卷 [00:28.29]穿越过百年的云烟 [00:34.08]客家的山川水土 [00:39.95]筑成你坚实的讲坛 [00:45.70]这里升起的每个太阳 [00:51.12]曾经把

本科毕业论文:《互联网时代直接民主的机遇:对等网络》

今天刚刚完成了本科毕业论文终稿,题目是《互联网时代直接民主的机遇:对等网络》,是在大三学年论文《维基百科去中心化的类直接民主的概况、基础及其意义》改的。CYU四年不学无术,写完以后无力吐槽,直接贴摘要。还有“信息对称”部分,没有写进去,待以后补完。 论文PDFThe_Opportunity_of_Direct_Democracy_in_the_Internet_Century_Peer-to-Pe

《越人歌》及诸译本

想起《越人歌》: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小学时读到,从此念念不忘。你说喜欢过梁鸿孟光“举案齐眉”的故事,我当时觉得好笑,可这首歌里,不也有不见于今人的“迂”吗?早在遇见你之前,我就已病入膏肓。 【收录】西汉·刘向 《说苑》 卷十一 《善说》 第十三则 “襄成君始封之日”篇 【出处】越人船夫(的确

夕月木选眼霜记

我的黑眼圈从小学六年级开始,大约有10年了,从来没有消退过。大四出去实习后,因为睡眠减少,整天对着电脑工作,黑眼圈就更严重,最糟糕的时候会比平常宽一倍,并且发红。平常看起来只是憔悴了些,严重的话就跟猴子差不多! 根据果壳网“美丽也是技术活”主题站里的一篇文章《黑眼圈,今天就来消灭你》,我可能同时具有两种成因:血管型(后天,眼睑薄透出血管颜色,鼻炎引起眼睑处血液滞留),和色素型(先天,我父亲从不缺少

About Mr. Loser

卢Sir(Loser),即所谓“屌丝”也。很多性伴侣的男性被称为温拿(Winner),得不到的自称屌丝;很多性伴侣(包括潜在性伴侣)的女性被称为女神,或者是公共汽车,或者是黑木耳,处女被称为粉木耳——等着被采摘食用的粉木耳。当然,这个分类其实蛮复杂,不是这么几句话可以界定清楚的。半年前我曾写过一篇文章《致诸位屌丝,与黑木耳》。最近觉得意犹未尽,遂作此“鼠尾”以续之。其实就是把前段时间想到的,都一一

爱情与薛定谔的猫

爱情就像那个被我们这些不懂理论物理的家伙糟践到俗烂的思想实验——薛定谔的猫。在最开始的时候,一切都还是叠加态。拒绝里也似乎还有喜欢。可事实到底怎样,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只有到打开盒子的时候,真相才会坍塌下来。这个中间状态,真是奇妙,你可以同时被一个人喜欢并且不喜欢。 因为这不确定性,人们都会喜欢“暗恋”这个阶段,因为此时既可以在想象中一亲芳泽,又不必去冒确实的风险。然而,不采取任何

为什么我反对中医但也只是说说而已

废止中医之艰难,其原因中利益集团和民众科学素养方面,已经被百年来无数人说烂了。 近些年有些科普人士,很不理解为什么政府不出面废止中医,中国政府非但不禁止,反而大言惭惭要发展“民族医学”;外国的民主政府也常常挖反中医人士的墙角,出现一些对中医管制的政策松动。其实这个跟政府的性质(排除意识形态之区别)和政府发挥其作用的原理有关。在任何国家中,政府虽然是由少数人组成,但也常常不算所谓“精英”——因为精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