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前提的弱结论:为民事结合辩护

今日,台湾同婚专法三读通过,其核心条款如下: 【第二条】相同性别之二人,得为经营共同生活之目的,成立具有亲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结合关系。 之后行文,全都称之为“第二条关系”。这事实上就是在婚姻之外,以民事结合的方式赋予同性几乎相当于异性之婚姻同样的权利。 有些人认为,这样仍然是一种歧视,否则为何不直接修民法里有关婚姻的条款呢? 1、弱前提之弱结论 婚姻是迄今为止一切人类社会延续的基石。男女之结合为婚

为我国来华教育工作作9点辩护

今日偶然看见有著名皇汉@大汉之鹰 整理的原教育部国家留学基金管理委员会秘书处秘书长、现任中国高教学会外国留学生教育管理分会理事长 刘京辉去年的一次会议发言,全文刊在该学会会刊《外国留学生工作研究》2018年第二期。发言清汤寡水,没有多少干货,最引人注目的是说来华留学工作本身要提质增效,“但并不意味着只谈质量,这属于头脑发热,脑子里还是要有数量”。因为她的身份,也可以看作是官方的表态。 另外,前不久

996的现实成因,以及中国互联网的寡头化趋势

Marxism的话语突然支配了一次网络舆情,有点儿新奇。这也正是因为它能直斥其非,用直观有力的论证告知人们,事情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但我更想进一步讨论的,是996的现实成因。 首先可以区分两种996,特定公司的996和全行业的996。许多人吐槽的那种无良老板、落后的管理模式,在市场竞争中是一定会被淘汰的,抗争可以让这种公司淘汰得更快。但全行业的996,本身就是由竞争带来的,因此是竞争本身难以消灭的

国内女权话语的两点不自知

为什么一件“显然正确”的事情会引起那么大的非议?网民们的反感,原因多样,而且大众通常很难用清晰的逻辑来解释自己的行为。他们与其说是自觉的,不如说是反应式的。 许多人从民族性、政治系统方面找大众的问题,我就反其道而行之,在女权这一方,找女权话语的两点不自知。 首先是在时间序列上,国内女权至多承认革命年代女性地位的改善(如果是极端反G的,或许连这一点都不承认或不谈论),但很少认识到后革命年代,女性的处

纽时的“中国债务陷阱”报道之不专业

今天读到纽约时报一篇报道,主要聚焦中企在厄瓜多尔(Ecuador)提供贷款并施工交付的科卡科多-辛克雷水电站(Coca Codo Sinclare)存在的问题,纽时据此认为厄瓜多尔在其前总统科雷亚(Correa,2007-2017年在任)带领下走进了“中国债务陷阱”。 然而这篇报道是极其不专业的。这种不专业的基于意识形态敌意的debt trap专题报道在纽时几乎是日常了。 一、急于附会,在当前有限

满眼皆是龙应台,彭湃何曾九泉来

金庸去世了,那一代人日渐凋零,可文化人每回悼念他们的套路却是一样一样的。谈金庸生平,总少不了《明报》事。不错,仗义执言救民水火,是大侠。但他一生与政治的关联凡数十年,八十年代他参与起草基本法,被骂“卖港”,论及对香港影响,对他武侠中的家国情怀,难道不如当初一篇报道重要?为何港媒难觅片言评价他爱国爱港、民族气节? 陆媒固然为了避讳当年的过失,说话只说了一半,但明知他政治上与自己道不同,悼亡时也不出半

川普或许真是中国的“天降伟人”

今日报载,美墨达成新的自贸协议。墙内反对派自然又是一番阴阳怪气的太监腔。我原来读王岐山与福山谈话纪要、李稻葵主持的“2018中国与世界思想对话会”实录,虽觉得美方还沉沦在意识形态自欺欺人的那套,但也觉得中央层面还未有十分清晰系统的理论创新,习的“一带一路”和“全面深化改革”、“三大攻坚”、“中国制造2025”,还只是具体的施政纲领。“中国梦”和“人类共同体”,水平很一般,更是体现出中宣部的孱弱。因

A 股问题在于证监会瞻前顾后,破局之道在清退散户

A 股股民是非常特别的群体,投机性强,心态扭曲,风声鹤唳。 韭菜论就是一种非常典型的、没有理性的怨恨。若说 90 年代是韭菜,还能成立,因为那时候政府把大批亏损的国企“包装上市”,但那一代老股民早就退潮了,而且他们中即便没有直接在 A 股挣到钱,也因为第一波接触资本市场,掌握了市场敏锐度,在别的地方如期货 黄金 外汇等地方赚钱了。至于近十几年的韭菜论,其实完全是股民在悲观的和扭曲的短线投资癌症上相

人口并未坍塌,渲染危机不利当代女性发展

距离国家统计局发布2017年出生人口数据已经快半年。“全面二胎”后,2017年出生人口1723万人,比2016年略有减少,远远低于卫计委早前的预测值。 消息一出,许多人忧虑人口结构坍塌,纷纷谴责卫计委之前主张放开二开但坚持计生是误国误民。因为该机构之前预测出生高峰可以达到2000万,预期是1800万。 但其实统计局人口和就业司发布数据时,就已经指出,二胎政策的效应得到了完整的显现,二胎出生人口达到

中国半导体产业的转折点将现,兼论中兴、龙芯、兆芯

中兴似乎在劫难逃。但中国半导体产业的Tipping Point已经不远了。 1、违约、犯傻是一回事,生死操之在彼又是另一回事 这里有许多人,用嘲讽的语气、排比的修辞,重复美方发布的中兴犯傻5步骤。显得自己能看得懂英文的政府文件,特别了不起。 中兴为了蝇头小利,去踩美国人划的红线,以致如斯境地,这当然是蠢。但是,蠢货再怎么蠢,也是我们的蠢货。世界排名前五的通信设备商,其生死操控在美国的一个委员会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