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政治哲学史(第一卷:从古希腊到宗教改革)摘要

《西方政治学史(第一卷)》豆瓣页面 第一章:早期希腊政治思想:城邦与公民 作者:晏绍祥。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授,研究古希腊罗马史。 荷马时代城邦处于原始状态,此时对政治的思考,一是对等级化正义的追求,一是对习惯的尊重。稍晚的赫西俄德则转向了要求巴塞列斯执行正义,体现出普通人对统治者的要求。 经过古风时代的冲突,贵族和平民间达成了某种程度的平衡,形成了所谓优良秩序。梭伦界定土地所有权和政治权利,把

为何安检,又为何反对:歧异的先验基础

这其实是豆瓣上的一个常见话题,毕竟这儿大多数人还是上班族。今天看到@DIANLIN 分享他的文章,写他对国内安检的质疑理由,写得很好。传送门 一般来说,安检的正当性辩护来自于“必要之恶”。但在豆瓣上,关于此的讨论并不多,知乎上更多一点:豆瓣侧重于伦理,知乎侧重于效用。我来最简明地概况一下。 那么有什么理由支持国内的安检呢? ①中国人口多,且内部差异大,因此安检的效用更大。这里特别要强调一下内部差异

几种破壁机/料理机之比较

今天要给妈妈挑选破壁机。花了一番功夫研究,所以记录下来分享。 首先定义概念:破壁机其实是中国“营销鬼才”们夸大的概念,在美国只是叫blender即搅拌机。中国奸商们伪造出可以打破细胞壁、吸收营养的宣传噱头,就是冲着老百姓收“养生税”。“料理机”是更合适的名字,但“破壁机”用的人更多。 其次是比较标准: ①细腻度。这个跟转速相关性不大,主要看电机功率,中国奸商伪造“破壁”概念后又从此延伸出电机转速卖

纽时的“中国债务陷阱”报道之不专业

今天读到纽约时报一篇报道,主要聚焦中企在厄瓜多尔(Ecuador)提供贷款并施工交付的科卡科多-辛克雷水电站(Coca Codo Sinclare)存在的问题,纽时据此认为厄瓜多尔在其前总统科雷亚(Correa,2007-2017年在任)带领下走进了“中国债务陷阱”。 然而这篇报道是极其不专业的。这种不专业的基于意识形态敌意的debt trap专题报道在纽时几乎是日常了。 一、急于附会,在当前有限

满眼皆是龙应台,彭湃何曾九泉来

金庸去世了,那一代人日渐凋零,可文化人每回悼念他们的套路却是一样一样的。谈金庸生平,总少不了《明报》事。不错,仗义执言救民水火,是大侠。但他一生与政治的关联凡数十年,八十年代他参与起草基本法,被骂“卖港”,论及对香港影响,对他武侠中的家国情怀,难道不如当初一篇报道重要?为何港媒难觅片言评价他爱国爱港、民族气节? 陆媒固然为了避讳当年的过失,说话只说了一半,但明知他政治上与自己道不同,悼亡时也不出半

党争:卡瓦诺案和乌克兰内战

一个前提:正义应当被实现,但正义并不总是能够实现;恰恰相反,大多数罪恶是神鬼不知的,甚至于人所共知的事实也能够被扭曲或者无视。 一个推论:我们总是应当支持的是追求正义,而不是将自己摆在全知全能上帝的位置、实际却是通过臆断来裁决一切之正义。 美国大法官的提名战,本就已经“修正”了司法中立,引入了政治表达。最高法院实际变成了美国政治的最终调节阀,避免不可弥合的立场矛盾撕裂社会,将这些问题交由下一代人通

北京公积金新政的决策考量

1、公积金是职工互助的优惠利率购房贷款储备金,缴纳部分在税前扣除,本质是特化的贷款池。新政属于限贷政策的一部分。 2、全国认房认贷重点打击范围 a)京内“改善型”“刚需”。换句话说,小换大、老换新,不被认可为是刚需了。 b)之前在二三线城市投资购房,希望借房产升值凑北京入场券的群体。因此会误伤在老家购房留后路的工薪层。 3、新政发出的政治信号 a)结合之前的银行限贷政策,阻止以码农、自由职业者等为

川普或许真是中国的“天降伟人”

今日报载,美墨达成新的自贸协议。墙内反对派自然又是一番阴阳怪气的太监腔。我原来读王岐山与福山谈话纪要、李稻葵主持的“2018中国与世界思想对话会”实录,虽觉得美方还沉沦在意识形态自欺欺人的那套,但也觉得中央层面还未有十分清晰系统的理论创新,习的“一带一路”和“全面深化改革”、“三大攻坚”、“中国制造2025”,还只是具体的施政纲领。“中国梦”和“人类共同体”,水平很一般,更是体现出中宣部的孱弱。因

上访无罪与上访违宪,后者正确但又无用

拟个提纲,不深入谈。 喊“上访无罪”,是个时髦,而且每每觉得为前胸后背挂着大字报的访民“捍卫言论自由”,是值得自我感动、热泪盈眶的事情。 但我认为,“上访无罪”根本是个伪命题,自由派真正应该主张的,是“上访违宪”,要求法治。   为什么呢? 首先看,为何百姓要上访,又为何官家要截访?都是因为“上访有用”。要想“上访无罪”,不截访、不抓人,那自然就得变成“上访无用”,只是请你喝杯茶、接下你

A 股问题在于证监会瞻前顾后,破局之道在清退散户

A 股股民是非常特别的群体,投机性强,心态扭曲,风声鹤唳。 韭菜论就是一种非常典型的、没有理性的怨恨。若说 90 年代是韭菜,还能成立,因为那时候政府把大批亏损的国企“包装上市”,但那一代老股民早就退潮了,而且他们中即便没有直接在 A 股挣到钱,也因为第一波接触资本市场,掌握了市场敏锐度,在别的地方如期货 黄金 外汇等地方赚钱了。至于近十几年的韭菜论,其实完全是股民在悲观的和扭曲的短线投资癌症上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