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事凶险,败寇成王!

习上台五年来,大开大合,我一开始也多有怀疑、怀疑漂亮话究竟能做到多少。结果他居然真能推动。可是做了事之后又难免纷纷议论。

昨天公布,说是1月26日决议修宪,去掉了任期限制。我是非常惊讶的,原以为他会学邓:既然名字已经进了宪法和党章,也许不必亲手抓了。但也许在决策层看来,党内未平,内外又都有足有掀起巨浪的忧患,此时垂帘是托大?要这样的话,那这步棋就是犯难行险了。

网上的评论就不必说了。我国识得几个字的,40年来每逢要紧关头、国内看法严重对立的时候,总是站在为后来的历史证明错误的那边,匪夷所思;而共产党又总能断然决策,更是奇怪!但总是这样drama,使我常常害怕一着不慎使南明痛史重现。毕竟看起来偶然性太大了,我不相信在现实的复杂性面前存在某种能解释一切的“宇宙真理”。所谓“实践检验真理”,说穿了,加在主义之上的怀疑论后门而已!

目前来看,30年来干部队伍腐蚀太厉害;军中居然有几十位将军落马。而风气荡涤,其实也只是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的事情,之前那些人都吃着火锅唱着歌,以为不过是借几颗人头立威(当然那时我也是这样怀疑的)。这样算来,习执政15年,也只是刚好让来不及腐化的年轻干部替换上来而已。

高层来讲,原来“隔代指定”,经组织程序培养好的预备队直接被拔了萝卜,导致接班人悬空。如果我的分析是对的,那么近几年内,特别是三大攻坚(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会有一批50岁上下的官员崭露头角,地方的调中央、中央的放地方。这样的话,二十大一开,接班人定下来,则第三任期可以堵住悠悠众口。我去年三月在博客上写,希望今上不要为了声名在第二任期内强行统一,如今起码统一问题肯定是在2023年之后,如此就比较稳妥了。

当然,这样的分析还只是我个人的看法,修宪之事究竟为何,要二十大才能看出来。

今日在豆瓣上跟网友谈了几句,他像大多数人一样,一是主张事关重大、即便老虎是好老虎也不应该拆了笼子;二是主张(反腐、选人)不应该依赖“明君”,而要靠“制度保障”。

第一点没啥好说的,拆笼子是打开了一个潘多拉盒子没错;但其实到处都是已经打开的盒子,只不过是看不看得到火烧屁股的现实而已。火已经烧屁股了,难道裤子还脱不得吗?

第二点需要严肃地看待。

其实豆瓣网友们喊的“制度保障”一词我认为只是对理论上万灵药的迷信而已。而理论能够建立的前提就是把现实的复杂性抽象掉。看看印度、墨西哥、巴西、印尼、马来西亚、孟加拉,1亿以上人口的第三世界国家,用panacea也都几十年了,官僚队伍怎么还在泥潭里呢?至于“明君”这个标签,同样也是抽象掉了共产党的复杂性。1000人的核心官僚集团(也即全国人大3000名代表中的1000名领导干部),200人的中全会,25人的政治局和7人的常委,这是在运作的机制,不能简单抽象成匍匐在天子脚下的军机处。

白人发达国家加上日韩的历史已经过去,但后来人容易被当前这些国家最耀眼的特征吸引,进而混淆因果。我认为,是法治带来秩序,是监察带来廉洁,是专业化带来高效,而投票带来的是同意基础上的合法性。世界上没有一味药是可以包治百病的。

更何况,当初那个阵营,之所以能赢也不是靠他们现在兜售的大力神丸。他们靠的是自由,依次是经济自由、思想自由,最后才是政治自由。靠这个法宝,他们不仅打败了民主阵营,还把对方的旗帜抢过来举高高。而我国经济上相当自由(尽管存在垄断行业,不过那些行业本就会自然垄断,与其利润给洛克菲勒家族,不如上缴国库),管制放松已经到了让资本主义列强大喊不公平的地步;思想上由于互联网带来了“两个舆论场”,基本上各行其是,否则豆瓣诸君难道都像林昭那样自己启蒙自己?这两个自由在,就不至于天下大乱。但若颠倒了顺序,试图把第三顺位的自由当作大力水手吃的菠菜,那就要像印度那样,上了当还洋洋自得!

因此,实际上正确的回答也已经在此次修宪案中,那就是监察委的设立。一方面是赋权(与行政权、检察权、审判权并立),另一方面是机构隔离避免利益勾连(如中纪委几年前就改由固定科室负责固定地区为各科室轮动,再加上中央巡视),最后是符合人性(廉署初立,有大量职缺,实际上就是功绩制)。

当然,反对也很好,民间的反对可以是一个制衡的力量。我在此只是指出理论遮蔽的现实逻辑而已,而这也只是我的判断。若我看错了呢?某人是狼子野心呢?

但我个人认为即便出现万一,这万一也翻不了天。今日之中国,经济的基础、信息和人口的流动,都已决定了不存在勃列日列夫时代老人政治的条件。就像辛亥之后,不存在复辟帝制的条件一样。即便他真得看不清大势,那他就会变成一个明面上的问题,非常容易解决;不仅反对派们日夜期盼的“推倒柏林墙”式的街头运动终于会有机会,甚至都不需要民众运动,党内他都未必能够摆平。已经内化的问题——而不是明面上以后可能出现的——才是我认为现在应该摆在第一位的。

总的来说,建国70年,还要用此非常手段,这是民族不幸;但以大事为重不惧时名,也是勇敢。希望他能事了拂衣去,赢得身前身后名。就算他真得变成了麻烦,我对中国有信心。我保留我的态度直到二十大。

十年之前我进京求学,屠龙之术越学越是骇然震怖。逆天改命,如斯之难也!耀邦校长拳拳赤子之心,是做人做事的基本,但也只是基本而已;他也只是能平反冤假错案,他不是那个时代需要的政治家,仅仅一颗赤诚的心担负不了时局的责任。

这个世界太现实,太难了。等风来吧。希望我们这代人能快点等到风吹散雾,让黑归黑白归白,荣耀归于荣耀。若不幸折戟,就难说何年何月才能昭雪德性了。

对了,大家谈的都是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但在我看来,国事凶险,前路难料。他个人可能的阴暗面不过是其中比较不重要的风险而已。战争或许就要来临,贸易战更有可能。无论是不是他的原因,只要最后翻了船,当然是什么屎都会泼到他和他的党派身上去。

这便是政治!

败寇成王!

1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