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诸位屌丝,与黑木耳

其一

忽然之间流行起“屌丝”、“高帅富”之类充满嘲讽意味的称谓,套用近来流行的食物链句式大概是这样的:高帅富>暴发户>男屌丝;白富美>女神>粉木耳/黑木耳>女屌丝>失足。这些词汇拗口且毫无美感,可大家纷纷如此自称自辱,好像这个词有类似革命年代“贫农”二字的魔力。

还就是在不久之前,男人们被拴在土地上,女人就和泥砖砌的房子一样靠谱。那时候男人对女人拥有绝对的权威,即使是最落魄的莽汉,也会有一个供他驱使的村妇。就是在那时,确立了女人应当的的美和品德:上者庄娴贞静,普通人家只要听话也就可以了。

而世界忽然就变了,资本的力量开拓(后来干脆直接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全新的劳动对象,因此渴求劳动力。利字当头,他们毫不犹豫地解放了女人(至少是赋予了她们劳动的权利),把她们投入流水线,像剥削男工一样剥削女工。可是与此同时,男人们还想维持自己的地位,希望女人除了劳动之外保守传统原封不动。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了——归根结底,当初他们是养不起她们,是无法承担维持旧有的性别秩序所需要的代价,为此而不得不在接受自己的被剥削的同时接受女人的被平等地剥削。

所以,拜金又如何呢?男人们难道从来不是如此?一部分的她们(尚且不是全部的她们),起来用她们转瞬即逝的青春作为资本,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又有什么可指责的呢?诚然这样她们将附属于财富,可这是一个阶级问题,而无关乎性别。

所以说,并没有所谓爱情的破灭,或者说爱情其实从来不曾普遍地存在过,所以也无所谓破灭,又或者,破灭的是关于爱情的神话。“女神”之类的嘲讽,也是关于女人的神话的破灭。但是,女人的境况,却要比从前好了很多,历史上这或许是第一次,她们如此直接如此自觉地去力争自己的幸福。

我希望将来男人们可以不必自以为或者被认为需要在经济上养得起一个具有同等劳动能力的女性,并且不必为无法确保这一点而自贱为“屌丝”;也希望可以尊重女人的自由和独立,免除对于她们贞操的病态的苛求,而不要作践她们为“黑木耳”。

其二

从我们这一代开始,数十年间男女比例一直都是失衡的,统计上几千万的光棍使人感动忧虑,不过我觉得还好啊,不会那么糟糕。

首先,要考虑到黑户人口,黑户男要少于黑户女。

其次,多出来的男性可以成为备胎,备胎是有流动性的,固然女人不是很够,有了流动性之后可以使得光棍不至于永远是光棍,宏观上做到一妻一点多夫。

再次,社会对同性恋的宽容,将会引导比以往更多的男性转向搞基。

最后,性别失衡导致的竞争压力会“玷污”爱情和婚姻,独身主义会在一定程度上流行开来,此外还有擅于撸管自慰万事不求人的宅男文化。

补白

不管怎样落魄,我自认是一个书生,或可加一个“穷”字、一个“矮”字、一个“挫”字,但这些都无所谓,书生只是书生。最尴尬的莫过于被“屌丝”引为同志,一个穷书生也不好摆什么架子,唯有敷衍之。据说屌丝们内心也是坚强的,情感也是湿润的,几年前都还是“文艺青年”的,不管怎么样,这个词太难听了我接受不了,以己度人推己及人自贱贱人什么的,未免太热情!

3 comments

  1. jim说道:

    没错,女人这一板块果然是写的最好的呀

  2. jack说道:

    自嘲罢了,经过一些人有意无意的宣扬,未来将有更多新词汇创造出来,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