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者不能自医

东西网翻译了这么一篇文章《当医者面对自身死亡》,医生自己面对死亡和绝症时往往拒绝“无效治疗”。他们知道病情将会如何演变、有哪些治疗方案可供选择,他们通常拥有接受任何治疗的机会及能力,但他们选择不。

我还记得当初为什么会选政治学专业,还记得和Double一起逃晚修课在宿舍里高谈阔论:D致力于属灵的世界,而我则自觉有责任去兑现地上的千禧王国。但这梦想现在应当是破灭了。我之所以还是说“应当”,是因为内心永远会有疑虑,不能够完全确定,这种怀疑是可贵的,然而又是可悲的。

在中国学政治学是免不了要沦为空谈的,因为,没有选举。没有选举,搞政治的唯一途径就是在官僚体系里一步步升迁,直到掌握实权。且不要说这个体系的准入门槛有多高,从体系内部的最底层往上看,就难以望见权力之项背,把一生投进去也不见得会有一声响。政治是人的事务,有关权力、利益和影响力,手段无非是欺诈、排挤、篡夺、虚伪和识时务之类。如果被挟裹进去失掉了本心,这一生也就真没意思,但不如此就简直是精神分裂,想想都觉得可怕。然而这些都不算什么,最糟糕的是每一步都确实有很大的失败的概率——因在个人所能观察和实践的尺度上,不会有什么“历史的必然趋势”。在政治这个肮脏鄙陋的酱缸里,唯一一条救赎的道路布满了细碎的阶梯,每一次向上的尝试都可能摔落,每一次摔倒都可能再也无法站起。所以,要成功的话,要么是一个乐观的并且运气实在好的小胖子,要么是一个隐忍坚强并且运气一样很好的智者、牺牲者和阴谋家,或者干脆像希特勒一样明知希望渺茫还是押上全部赌注——一个偏执狂,一个疯子,并且运气还是很好。

我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努力去坚持——明知道自己是历史上一只不起眼的小虫子,成功的几率不足万一——坚持在这短暂而又漫长的尘世旅途中说服自己会有足够的幸运成为那只伟大的虫子。

那些先行者,恐怕都是被肾上腺素和雄性荷尔蒙给摆了一道,前蒙矢石而又履险如夷,弹剑高歌“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幸好没死成,喧嚣过后回头一看才发现自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索性一条道走到黑罢——然后却看见光明了。

你看,还是立志做烈士比较好,死则快意,幸存则无顾虑。汪公兆铭当日留书跟蒋光头说“今后兄为其易,而弟为其难”,何等决绝。YY一下:吾儿若要做汉奸,其当如此。

附一

汪精卫“艳电”原文(1938年12月29日)
重庆中央党部,蒋总统,暨中央执监委员诸同志均鉴:
今年4月,临时全国代表大会宣言,说明此次抗战之原因,曰:“自塘沽协定以来,吾人所以忍辱负重与倭国周旋,无非欲停止军事行动,采用和平方法,先谋北方各省之保全,再进而谋东北四省问题之合理解决,在政治上以保持主权及行政之完整为最低限度。在经济上以互惠平等为合作原则。”
自去岁7月芦沟桥事变突发,中国认为此种希望不能实现,始迫而出于抗战。顷读倭国政府本月22日关于调整中日邦交根本方针的阐明:
第一点,为善邻友好。并郑重声明倭国对于中国无领土之要求,无赔偿军费之要求,倭国不但尊重中国之主权,且将仿明治维新前例,以允许内地营业之自由为条件,交还租界,废除治外法权,俾中国能完成其独立。倭国政府既有此郑重声明,则吾人依于和平方法,不但北方各省可以保全,即抗战以来沦陷各地亦可收复,而主权及行政之独立完整,亦得以保持,如此则吾人遵照宣言谋东北四省问题之合理解决,实为应有之决心与步骤。
第二点,为共同防共。前此数年,倭国政府屡曾提议,吾人顾虑以此之故,干涉及吾国之军事及内政。今倭国政府既已阐明,当以日德意防共协定之精神缔结中日防共协定,则此种顾虑,可以消除。防共目的在防止共产国际之扰乱与阴谋,对苏邦交不生影响。中国共产党人既声明愿为三民主义之实现而奋斗,则应即彻底抛弃其组织及宣传,并取消其边区政府及军队之特殊组织,完全遵守中华民国之法律制度。三民主义为中华民国之最高原则,一切违背此最高原则之组织与宣传,吾人必自动的积极的加以制裁,以尽其维护中华民国之责任。
第三点,为经济提携。此亦数年以来,倭国政府屡曾提议者,吾人以政治纠纷尚未解决,则经济提携无从说起。今者倭国政府既已郑重阐明尊重中国之主权及行政之独立完整,并阐明非欲在中国实行经济上之独占,亦非欲要求中国限制第三国之利益,惟欲按照中日平等之原则,以谋经济提携之实现,则对此主张应在原则上予以赞同,并应本此原则,以商订各种具体方案。
以上三点,兆铭经熟虑之后,以为国民政府应即以此为根据,与倭国政府交换诚意,以期恢复和平。倭国政府11月3日之声明,已改变1月16日声明之态度,如国民政府根据以上三 点,为和平之谈判,则交涉之途径已开。中国抗战之目的,在求国家之生存独立,抗战年余,创巨痛深,倘犹能以合于正义之和平而结束战事,则国家之生存独立可保,即抗战之目的已达。以上三点,为和平之原则,至其条例,不可不悉心商榷,求其适当。其尤要者,倭国军队全部由中国撤去,必须普遍而迅速,所谓在防共协定期间内,在特定地点允许驻兵,至多以内蒙附近之地点为限,此为中国主权及行政之独立完整所关,必须如此,中国始能努力于战后之休养,努力于现代国家之建设。
中日两国壤地相接,善邻友好有其自然与必要,历年以来,所以背道而驰,不可不深求其故,而各自明了其责任。今后中国固应以善邻友好为教育方针,倭国尤应令其国民放弃其侵华侮华之传统思想,而在教育上确立亲华之方针,以奠定两国永久和平之基础,此为吾人对于东亚幸福应有之努力。同时吾人对于太平之安宁秩序及世界之和平保障,亦必须与关系各国一致努力,以维持增进其友谊及共同利益也。

谨引提议,伏祈采纳!
汪兆铭,艳。

附二 

台湾网友拟汪语气作《忍冬花傳奇》诗一首,虽少才情,情意却诚。

中央黨部,總統,暨中央執監委員諸同志鈞鑒:

這次我決定,奔赴那被蹂躪的土地
去你們棄守的城池
前線風雨持續飄搖
如果無人低聲求和,如何啊
如何能讓敵人放下兵械
放你們不肯眷顧的人民,一條生路

日方宣說和平原則、無領土要求
確是虛實莫辨,但衡諸世局憂患
歐洲戰事氣氛方熾
美利堅又堅避清野
兄轉進後方
運籌帷幄容易,振臂高呼不難
去歲南京屠殺,悲風仍自低迴眼前
而千萬生靈依舊深陷險區
死亡的陰影,隨時撲向江南

所以我決定了──
要去你們熟悉
卻不敢聞問的遠方
從容做命運的楚囚
猶然是快意引刀的少年(註)
弟清楚這次將揹負,再難洗清的
一身唾罵,與滿臉惡臭
到戰火中,為同胞砌下一道防線
狂浪裡,為民國築起寧靜港灣

待歷史安全靠岸
我的名字便從此,漂泊出去……

謹引提議,伏祈采納!

銘 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