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胎教授”杨支柱的行为艺术

【这是2010年时于老师带我参加1217俱乐部,在他们话题系列里发的文章。我能参加这个项目全靠老师引荐,因为这个俱乐部都是博士、博士后,有人带学生来也都是硕士生,而当时我才大一。在三联韬奋图书中心二楼编辑部参加组稿会时,俱乐部的“领袖”杨早看出我太年轻,问我的具体情况,于老师还替我遮掩,说是她带的研究生。杨先生其实不信,好像看透了我,只是碍着于老师的情面不好追究吧?当时我真是尴尬极了。另一“头目”

我看方韩之争:千万莫装逼,装逼遭雷劈

一 我认为事情的基本情况是怎样的 1 韩寒的语文水平绝对很烂 高中没毕业,从来不读书 2 为何早期能够掉书袋 早期的几篇“成名作”,其实也没怎么样,不过因为韩寒是高中生时人另眼相看罢了。中学生的“掉书袋”,其实不过是自己费尽心思查字典(当时网络还没现在这么方便),胡乱凑些东西贴上去,写文章也顾不上什么立意,全看找到的素材怎么样比较容易串起来。这伎俩我小学六年级起就会了,从抄古诗句子(一定不要是教材

迟到三年的书评,给王军和北京

迟到三年的书评,给王军和北京 2011-04-29 09:42:07于豆瓣 《采访本上的城市》 作者: 王军 出版社: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出版年: 2008-6 页数: 373 定价: 69.50元 装帧: 平装16开 ISBN: 9787108029034 王军的《采访本上的城市》,是2009年看的,彼时我正憧憬着帝都,而关于帝都的这本书正雄踞各大排行榜高位。而今我也算在帝都吸了两年尘了

锁死房价十年,经济自然软着陆

房价这样高,高得离谱:不就是钢筋水泥混凝土么?难道论克卖么? 房价高有三大受益者:政府、财团、房产商。其获利途径就是制造及维持房价持续上涨的通道和期待,吸引(其实后来等于是迫使了吧?)消费者投入储蓄甚至长期负债购买房产,实际上就是剥削了建筑工人的廉价劳动以后还不算,再在市场上炒一把剥削以中产为主体的购房者。政府卖地皮无中生有地得到财政收入(其实就是通过房产销售转移到中产身上的重税),劳动者惨遭剥削

知识产权体系的一种替代方案

买了Bambook以来,刷刷down了好多书。又想到自己看的电影、用的Win7及许多软件都是盗版的,长期以来我通过破坏知识产权获益良多。有那么一些人宣称对知识产权的尊重属于公民意识,我是不怎么以为然的——主要是因为我不认为现行的知识产权体系是合理的——被大多数人违反的规定,怎么可能是合理的?知识产权——一开始仅限于专利保护——的确曾经起过进步作用,但现在却导致专利壁垒、技术封锁,实在是落后于时代。

一种可行的论文发表体系设想

中国的学术论文发表体制之腐败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了,但西方国家现行的体系也已经落后于时代,流于低效。我所设想的这个体系其实不过是综合互联网时代既有的成功的信息分享平台的特点,并根据学术研究的特殊要求(主要是权威性、可靠性)进行改良得出的。了解GNU协议、维基百科协议,初步了解去中心化的既有模型(哪怕是P2P下载、Bitcoin虚拟货币等)有助于更好地理解我的设想。 1.自由发布、引用、分享任何人都可以

我对墙的暧昧态度:基于短期的赞成和着眼长期的恐惧

墙本来就是用来割裂的。这一点所有竖墙的人都明白。所以他们才不在乎墙里墙外的议论纷纷呢——那本来就已经被他们预估进愿意付出的代价里面了。 从前中国的互联网也曾经自由过的。说起来我也是赶上那个时代的末班车。可惜当时我只是拿电脑来练五笔和玩超级玛丽。后来上网的人多了,在他们看来,也就有剪径的必要了。 他们管这叫做“金盾工程”,这个工程的产物(之一)是the Great Firewall of China

冷眼看关于三峡的争论——两种自大狂和两大政治派别的存在

  近日新闻有标题曰《国务院承认三峡工程有不利影响》,实在是媒体本能炒作的一个典型,并立刻引起公众恐慌,某某功网站如获至宝好像又抓住中共的什么把柄——仿佛那篇公告是中共的忏悔书。 而我实在是反感将三峡当作一个政治问题来讨论——虽然它实际上确实是一个政治问题,当初也是政府把它上升为政治问题,动用潜在的强制力才推动建造的。但是政治问题往往无解,争来争去最后沦为高层秘录的巷陌之谈——例如有不少

中正何尝中正,及其他

      @师永刚 新出了书后,终于到了举国上下言必称蒋公的地步了。         须知“蒋公”何尝“中正”,做事不太绝不过是因为是懦夫罢了。执政中国那许多年,无辜惨死的人民又不知几万万。         又多有特特云国军抗战中如何英勇者,明明抗战中穿草鞋守孤城战大军的大多是所谓“杂牌军”,为何不分别光大他们各家的荣耀,而偏要“国军”“国军”地“共产”了他们的贡献呢?那时连

关于“换偶”和“聚众淫乱”——试与李银河先生商榷

李银河先生为了性自由而奋争我相信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但是关于此次马尧海教授的“聚众淫乱”,李先生的观点我有很多不能苟同的地方。 诚然,所谓“换偶”已经为许多国家所接受,我相信将来的中国最终也会接受。事实上,在中国,类似的“聚众淫乱”和中国的历史一样悠久。不客气地讲,如果我们认为“通奸”或者类似的行为会玷污血统,那么每个中国人的血统都是不干净的。当然如果我们把这种行为当做文明进步的一种标志,我们也可以